拋開安眠藥,找回自己的力量!

踏上離婚之路,失眠之神找上我

在29歲時,跟先生離婚。離婚當時,我有一個才兩歲的小孩,因為需要工作,我沒有辦法帶著小孩上班,還好爸爸很愛小孩,所以我就很放心的把孩子交給爸爸,我覺得這是對孩子好的安排;我和前夫沒有特別的吵架,把該說的講清楚,各過各的,努力生活。但對我來說,我很怕影響孩子,所以孩子長大一點的時候,有跟孩子解釋:「當初爸爸和媽媽住在一起很容易吵架,怕影響到你,所以我們就沒有住在一起,但我們都很愛你。」我是用這樣跟孩子溝通的。

然而離婚之後,我開始有失眠現象。失眠一段時間後,就覺得自己不正常,已經影響到工作,心想「這樣不行,我要去看醫生」。我不知道是不是因離婚這個挫折造成我失眠。

我一向樂觀,看起來很年輕,有一雙雪亮的眼睛。15年前的某一天,我37歲,突然覺得「奇怪!怎麼睡不著,可能是臨時睡不著吧!」我並沒有很在意,但過了兩三天後,還是一樣睡不著,撐到第四天、第五天,我依舊還是睡不著,我在想「怎麼了?」

那陣子因為工作壓力,我常感到很緊張:由於我是一位美髮設計師,沒有換過別的行業,一直在這個行業裡,努力的堅持。我也對未來有一些期許,所以會給自己一些的目標和壓力。那時候幾乎天天工作10~11個小時,甚至到12個小時。工作時間長,有時連騎車回家等紅燈時,都會睡著,相當的疲累。

因為找不到方法處理失眠,所以我開始吃藥,吃了五年。那時候,我的腳一直很酸,還莫名其妙的疼痛。我曾經去看風濕疾病科醫生,順便也請教醫生,想解決的失眠問題。醫生說:「你睡不著為什麼來看風濕免疫科。」我說:「只是順便請教失眠問題,看看有沒有相關連。」剛開始找不出原因,只是吃藥,然後換了兩三次藥,醫生給我的可能是放鬆的藥。反正醫生開了藥,我就吃;剛開始吃藥時,好像有放鬆一點點,可是吃了幾次又沒有效了。我就開始緊張,因為我還需要工作,而藥物讓我沒辦法思考。

求神問卜也無解

為了解決失眠問題,有人建議我去拜佛、叫我去收驚、會不會是犯沖、不然去拜拜啊、請濟公師父幫忙、你的風水有問題、方位不對、是不是衝煞到什麼等,很多朋友給我建議,朋友跟我說的,我都會去試試看。因此,我每到一間廟拜拜,我就只祈求一件事情:請讓我安穩的睡覺。其他都不重要,我只想好好的睡覺。其中,比較好笑的是有一個聖母娘娘她有指示我,只要有金銀財寶在旁邊就睡得著了。聖母娘娘覺得我缺錢,而我當時確實是為了錢,努力工作,所以金錢也是壓力,也是導致我的睡不著的原因之一。

後來又有一個客人很好心,介紹我去台中大墩路上的一家身心科。這位客人說:「醫生很不錯!」我就問他:「你有給這個醫生看過嗎?」客人說:「沒有」,我問他:「那你怎麼會介紹給我呢?」他只是單純覺得醫生很不錯。

安眠藥與身體的交戰

我心想既然有人介紹,而且這個客戶也是很有知識的人,所以我就相信他的建議去找那個醫生了。第一次去看診時,他先諮詢、了解我的狀況,再開三天的藥給我吃,接著看我的適應情況,三天後再回診。三天後,醫生評估適合我的狀況的藥,然後再開給我。我已經忘記第一次吃的是什麼藥名了,長長扁的一顆。中間換藥後,吃了沒有效,所以醫生又幫我換了另外一種藥。剛開始吃的時候,第一次有效,第二次有效,第三次沒有效。通常有效的藥,醫生就會給一個月的藥量。如果穩定了,每個月要回診一次。我多半都是約上班前去看醫生,看完就會匆匆忙忙地回去工作。每次要回診的時候,我都打從心裡不願意。

剛開始吃安眠藥的時候,發現自己沒有力氣,整個人都提不起勁。大約吃了一年安眠藥的時候,藥物雖然有幫助我睡眠,但我難道我要一直吃、永遠這樣嗎?而且醫生也強調,睡前吃完安眠藥,一定要乖乖地躺在床上,不可以亂跑。

因爲工作涉及美的人、事、物,所以我很習慣從客人的眼睛,觀察他們的狀況,正所謂眼睛是靈魂之窗。

吃安眠藥後,我觀察自己的眼睛,太累時根本沒辦法對焦。看著鏡子裡的我,眼神疲憊,越來越不像自己了,心中難過油然而生。我只好安慰自己,反正只要睡得著就好。

早上眼睛張開,有精神就是睡得好;如果眼睛張開時,身體是疲累、眼皮和肩膀沈重,就是睡不好。雖然持續吃著安眠藥,仍然有時睡得好,有時睡不好。有一次參加員工旅遊,晚上睡眠時間到了,我就必須吃藥,其他員工去夜遊,我沒辦法一起去,因為我的生理時鐘是只要超過半夜兩點,即使是吃安眠藥也睡不著。

藥效不再,只好不停換藥

我吃安眠藥大約有五年的時間。這期間,醫生有幫我換藥,因為我吃某種藥還是睡不著,好像沒有用、可能有抗藥性了。後來他有幫我換圓形一排的藥,好像是叫史蒂諾斯,剛開始是一顆,一顆半,後來增加到兩顆。重點是後來我的睡眠品質又不很穩定,於是我又跟醫生反應。醫生告訴我:「我們現在有一顆新藥,你要不要試看看?」我當下的反應是蛤~新藥啊!我有點害怕,可是睡不著,我必須吃藥,於是我就答應了。醫生也明確的告訴我:「這個藥會有副作用」,我問醫生:「有什麼副作用呢?」醫生告訴我:「會有變胖的後遺症」,沒有提別的了。

吃了這個新藥,有穩定的睡著,大概固定每一個月就會去拿一次,但我一直覺得一直吃藥不是辦法。吃安眠藥後,睡著就是睡著,不會作夢,一點感覺都沒有,應該是睡得很沉,或許發生什麼事,我應該都不知道。接著,我發現記憶力有減退,很健忘。

我開始健忘

我有一次騎腳踏車去市場買菜,但居然走路回家。等到隔天,發現腳踏車不見了。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唉~我的腳踏車怎麼不見了,後來才想起是我沒把它騎回家。還有一次,我騎摩托車先去公司的隔壁早餐店買早餐,我買完早餐,我就用走的上班。下班時,我卻找不到我的摩托車,緊張的去報警做筆錄,我告訴警察,我的摩托車掉了,我放在公司對面的停車格,但是不見了。結果我同事打電話來告訴我:「你的摩托車停在早餐店」。這是我在吃圓形一排的藥發生的事件。

我的記憶力減退了。直到現在已經停藥了,我還是相當健忘。名字很容易忘記,看到人叫不出名字。我以前是很能記客人名字的。

我對太陽下山莫名的恐懼

每天晚上睡覺前,我就在想一件事情:吃藥好辛苦,我永遠要吃藥、吃一輩子嗎?我不想要一輩子吃安眠藥,過我的人生。

每天只要看到太陽下山的時候,我就會開始莫名的恐懼、害怕。我告訴我自己,慘了!太陽要下山了,我又要睡不著了,又要吃藥。這樣的感覺每天重複,我在心中吶喊,不,我不想這樣過人生,我還那麼年輕,我不要到老都這樣過日子。我不想靠吃藥物過一輩子,我是很正常的,為什麼我要吃這個藥。

雖然藥物可以解決我的睡眠,但是它已經變成一種依賴,我不可以永遠依賴這個藥物,用藥物安排我的睡眠。我已經受到藥物的控制,藥物讓我的身體起了變化,有時候睡起來仍會覺得累,無法集中精神,而我再也沒有雪亮的眼睛。

願意逐漸遠離安眠藥,展開新的健康人生

大約民國100年的時候,我胃痛了三個月,每天都拖著沉重的腳步,抱著胃痛去上班。當時的我對工作毫無能力和熱情,而且跟同事的相處,我都產生了很多負面的想法,可能是自己的問題,看什麼都不順眼,並且越來越不想去上班了。

再這樣下去,我覺得不行,所以我選擇離開工作10年的環境,也搬家了。接著,我用兼差的方式,約到朋友的店裡去做頭髮,維持基本的收入。

一開始,我還是會依賴藥物。我心想沒有工作,壓力就不會那麼大,我可以輕鬆地睡到自然醒。於是我決定開始減藥,一開始就一天不吃藥,會睡不著,身體會不舒服,我會再忍一下,等兩三天才吃一次藥。我把服藥間隔的拉長時間,發覺身體適應的狀況還可以。另外,也因為我開始接觸宗教,跟著師兄、師姐到處去拜拜、禮佛、打坐、喝茶、聊天。

當我走出戶外,到處玩,生活也變得輕鬆了起來。我覺得打坐對我有睡眠障礙是有幫助的。經過了一段時間,有一天,我發現不吃藥我也可以睡著了,而且睡得還不錯。我的心情雀躍,無比開心,根本比中一百萬還要高興。

我停下工作的腳步,把心情打開,走出去玩,放鬆心情,這個選擇真的救了我自己。我將自己的身心靈放在對的地方,因為有宗教信仰的力量,並且身邊是正能量的朋友,不時鼓勵我,我改變了想法,我不再緊張和急躁、焦慮,我的心變得比較安定。

我知道睡不著,是一件非常痛苦和辛苦的事。但萬事都要靠自己,如果對自己的信念沒辦法大過安眠藥,就會依賴它。然而藥物只是暫時的紓解,長期使用,它會抑制身體的一些功能,造成身體的不適,這些副作用的傷害,都沒有人告訴我們。所以現在,我很樂意跟身邊有遇到睡眠障的朋友分享我的經驗,尤其是年輕人。

順帶一提,10年前我買了一個儲蓄險,在專員送保單來時,因為醫療記錄上有寫身心焦慮、憂鬱的字眼,竟然要加費才能承保。我當時真難以接受,但是也沒有選擇的餘地。只有我知道,吃那些藥物的原因,和身心焦慮、憂鬱的疾病根本無關,只是失眠罷了。

            (非常感謝喬喬小姐提供生命故事。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立場。)

【驚爆!ADHD之父里昂.埃森伯格去世前坦承ADHD是虛構疾病的最佳例子|撕掉過動兒標籤|亞洲不應採用西方精神科對於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的診斷,也不應把興奮劑當成治療手段】

  2015年11月21日,德國公民人權委員會(CCHR)總裁班騰.崔平,接受了世界精神醫學會國際大 …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