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承武 全國被害人人權協會副理事長

台灣有睡眠障礙的人口愈來愈多,有憂鬱症、躁鬱症問題的人也愈來愈多,衛福部的統計資料顯示,台灣已超過十分之一的人口,精神不平衡到必須去看精神科。目前國人無論失眠、憂鬱症、躁鬱症等情緒或精神問題的患者,會出現先用西醫師治標,再試著用中醫師治本的現象,最後被製成標本的永久後遺症。

大家知道我是檢察官,但是我也在「看病」,看誰的病呢?看「西醫的病」,也就是說,我正在觀察西醫所製造出來的一些問題。西醫有什麼問題呢?簡單一句話:「後遺症太大,不想跟你說。」為什麼會有後遺症呢?因為所有的藥物,進到身體後,很少有西醫研究,在用藥人的身上,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

禮記大學篇有一句話:知所先後,則近道矣。為什麼我說,生了病,先用西醫治標,再用中醫治本,一定治成標本?因為順序錯了。必須先學會如何固本再治標,而不是被製成標本。固本之法與健康作息習習相關,宜先食療與氣療再心療,接下來用養生保健中醫治療的針療,灸療,並不需要急著用藥。然而現代人處理疾病的方式卻倒著走,醫療體系和民眾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開藥和吃藥。西醫裡的精神科一直用藥的療法,於是有的藥後遺症,會殺掉大腦或心靈裡面應有的思維邏輯能力,甚至產生自我放棄的想法。但是病患想被殺掉這些東西嗎?似乎從來沒有人問過他們。

假設你被開藥了,我的建議是,如果西醫無法回答以下三個問題,請你不要急著服用他的藥物。

第一、藥進去之後,就我這個東方人,男或女、年齡、血型、過去病歷綜合起來的體質,它可能對我產生什麼副作用或後遺症?

第二、這個藥物後遺症會維持多久?是否可逆?如果持續用藥,劑量再加時,副作用和後遺症會變嚴重或改變?第三、這個藥最後會流到哪裡?

在藥事法的第六條,明定藥就是:足以影響人類身體結構及生理機能之藥品。醫生給病人藥,卻連吃進去之後,對身體結構及生理機能會造成怎樣的改變都沒研究。就照著健保說的,一直給,只要拿得到健保補助就好了。都沒研究,就下藥,這樣的醫生心中有病患嗎?

自然療法是一種沒有後遺症,甚至可以類似幫助到精神衛生,讓病患可以自我修復的好療法。西醫的傲慢,認為只有他們才能治療,錯!全世界起碼還有五種療法,是西醫所不足,而西醫的藥物治療是等而求其次。我們要學的是先顧好本,再治標。我們不能否認一件事,自然療法是本,食療、氣功、瑜珈療法是本,印度的吠陀療法是本,甚至中醫療法的針,是本,因為它只是打通。灸可能就有些後遺症,科學中藥又可能有後遺症。我們要先了解什麼是本,再針對標慢慢治,這才是正確的治療方針。

西醫傲慢是合理的,它有四百年的科學再驗性,但是它忘了一件事。中醫從三黃五帝開始,至今最少六千年,而且是活體解剖。中醫的活體解剖是這麼來的:這個人生了病,皇帝怕這種病會影響自己,於是在人還沒死之前,命御醫先切開皮層,研究陰往哪裡跑,陽往哪裡跑,十二經絡、奇經八脈怎麼跑,再加上金木水火土,表裡寒熱陰陽實虛(八綱辯證),相加相乘有1600種變化,比西醫的生理解剖學還要更精透。這是西醫四百多年的科學再驗性做不到的,因為他沒有辦法讓死人復活。但是中醫在人還沒死之前先看到,人死後再跟死前對比。生死的情狀差異很大,比如一隻狗睡著了,就算睡三天三夜,牠還是活的狗。但是死掉的狗,第2個小時開始腐爛,它缺了什麼?缺陽,缺電,缺氣。所以氣虛是沒電,陽虛是沒熱,這些事,西醫看不懂,中醫看得懂。

精神呢?精神缺什麼?幻聽,幻覺,思覺的變異在精神科叫做失調。但是失調嗎?不!他不是失調。問題是他本身無法說服自己,我為什麼活著。活著的真實意義價值,沒有人給他。

精神病患最大的問題在執著,他的 EQ 和 IQ 可能都好,卻因為執著,變成小螞蟻過不了石頭,因為他看不過石頭。大象過得了大樹但過不了高山,因為他看不過高山。人類跟老鷹看得過高山,就飛得過高山。人應該用整體的動靜平衡,人生的十二宮,108面運行的視野,再加上陰跟陽,來面對人生,看得到自己陰影的人不會得精神病。幫助一位情緒或精神問題的人,創造整體平衡,陰陽平衡,動靜平衡,到人生平衡,到多面向平衡的視野觀時,知情意的平衡感會出現,所以靈性,感性,知性和魂性的就醫法,才是精神病治療的最高境界。

身為醫生,對於情緒及精神問題的患者,要精準的分析大腦生病的部分,只有一點生病的話,可以用食物來補強。補強化虛,以實化虛,以強補弱。這是補強教育法,中醫和整體平衡醫學就會學到這個部分,但西醫沒有,只有各別器官的症狀診療,就會迷信藥物。而更大的重點在於協助精神病患認識自己,找到自己沒找到的潛能,發揮自己的完整性,找回自己的視野。

這是個功利主義的社會,大家都死要錢,沒有錢不能做事,所以沒有人嫌錢多。但是,請告訴我,當醫生在推銷精神病名,在開藥的時候,為什麼不告訴病患,究竟有什麼後遺症?在精神疾病的領域,醫病真的要開始學習雙方如何盡協力義務。醫生可以單方面說:我告訴你,我要改善你的思維,我要改善你的感受,但是如何改善呢?中國字寫的非常好,「病」字,裡頭是「丙」。丙者一顆火,因為甲屬木,乙屬金,所以丙屬火。然而表裡陰陽虛實都可能有火,所以得找出那顆火是哪裡出了問題。醫生沒有找出問題的源頭,藥物就急著用,像一大堆冰塊把所有火熄滅,連廚房的火都滅了,連太陽的火也滅了。之後玩完了,病人身上的火不見了,開始問:「我幹嘛活著?」

真的不要讓對精神病患的治療,變成一個會讓人自我放棄的醫療。人體有不確定性,所以西醫實在沒有傲慢的權利。精神科醫生沒有剝奪病人自我選擇的權利。醫生該和病人合夥,往共同的療程走。而不是我贏你輸,我輸你贏,最後是共輸的療程。當醫生在下診斷時,請尊重人性尊嚴,幫助病人往自信自尊,發現自己被人需要的價值。醫生或者好好研究及掌控用藥的不確定可能性,而當不能掌控它的不確定可能性時,請尊重病人更好的選擇方式,這叫做自我選擇。忠實的讓他自我做主,引導他去感受他欠缺的東西,所以他就有自我療癒力,使他自己能控制病程。

因人而治,以人為本,以陰陽的循環,動靜的循環,整體的循環,一直到整體平衡價值的醫療觀。這是我理想中的醫療常規。只要我還活者,這個醫療常規,我會一直讓全世界都懂。一起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