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幫助媽媽成功戒斷了精神科藥物

大家好,我是小萱。

我的媽媽長期壓抑自己的情緒多年,日月累積下來得了身心性疾病,會不定時的心悸、莫名慌張、睡眠中斷、沒胃口等等。

前期的她尋求醫生的幫助,醫生跟她說這是恐慌症,於是開藥給她吃。服用了一陣子,我觀察她的狀態是情緒起伏很大,容易悲傷等等。因為擔心媽媽,也受到她影響,那陣子的我也變得很不快樂。

我去尋求幫助,一家教育機構的顧問師告訴我,媽媽服用的都是精神科藥物。因為媽媽拿到藥單後,通常不假思索,直接丟掉,所以我只好去問藥師,怎樣才能查看媽媽的藥單。

後來我跟媽媽要健保卡,想去診所問藥名,被她拒絕了。我自己偷偷的拿健保卡去診所問,才查出藥物名稱,也查到藥物副作用相當可怕。這是醫生沒告訴病人的真相。

我讓媽媽知道這些副作用,媽媽也知道藥物對她沒效果,但實在想不到辦法,就看了鄉下的中醫。她覺得中醫的效果很慢,也沒耐心長期服用,情況嚴重的時候,還是會吃精神科藥。我學習的一套排毒方法,讓我瞭解,人吃的這些藥物,會殘留在體內,這些殘留物並不會跟著身體的五臟六腑的運作,而自行排毒流出,除非刻意用正確的排毒程序,才能排毒成功。

因為我親身體驗了排毒程序,也感受到這些毒素排出身體的反應,才知道藥物不能當作依賴來服用,我也告訴媽媽有關藥物的資料,想讓媽媽也排出體內的毒素。

很巧的是,我工作的地方離公民人權協會(CCHR)非常近。我拿到他們的宣傳品,得到了很多有關於精神科的資訊,也學習很多知識,了解該如何跟服用藥物的人相處,陪她們渡過這些難關。他們提醒我,可以帶媽媽看有戒藥經驗的中醫,慢慢協助媽媽戒斷。

媽媽的情緒低落,過程中她拒絕我非常多次的幫助,我也非常挫敗,我只能不斷鼓勵她,聽她說幼小的失落、帶小孩、生小孩的痛苦等等。

一直到有一次,我的舅媽也是患有長期的憂鬱症,她突然好起來了。她告訴媽媽,台中北屯區有一位很厲害的精神科醫生,強烈推薦媽媽一定要去看,也告訴我要帶媽媽去看。

我媽媽馬上跟我說,要排時間去。我知道我絕對不能帶她去看,我再去跟協會的職員討論我該怎麼做,他們告訴我,如果媽媽執意要去,那就帶她去瞭解、看看精神科的運作模式,不要拒絕她想做的事情,但也順道去看一間瞭解身心性疾病的中醫診所。

我跟媽媽溝通後,她也同意了。於是她從鄉下坐車上來,我全程帶她看診。

我們遇到的那位精神科醫生,開始幫我媽媽問診,我媽媽跟他說自己的症狀,他只拿了一本小書中的憂鬱症指給媽媽看,說她的病是憂鬱症、神經衰弱,並沒有實際瞭解這些症狀的根源是什麼。他照著書本說的症狀開藥,但沒有讓病人知道副作用是什麼。且醫生在短短的問診過程中,不斷的拿酒精瓶消毒自己的雙手非常多次,我跟媽媽看到都傻眼了。

之後帶媽媽去看芊惠中醫。王院長看診,瞭解媽媽的症狀是如何來的,瞭解媽媽的困境、長期累積情緒才成為現在的自己。王院長鼓勵她一定要用正確的方式,讓自己好起來、強壯起來。她搭配中藥、維他命,針對媽媽的睡眠狀況和心悸提供建議,傳達正確的知識。媽媽因此有意願不斷的回診,儘管要跑這麼遠。

這過程中,我都有不斷關心她的心情、服用的狀況、睡眠的狀況,也鼓勵她如何委婉的拒絕舅媽的建議,讓她瞭解精神科的藥物種類及副作用。

每次媽媽來台中看診,我都親自帶她去。她是個善良的媽媽,也會怕我麻煩,但我告訴她,這一切相當值得,不會麻煩等等。因為我知道無知更可怕。如果沒有在早期先戒斷,長期累積下來,戒斷真的要靠很大的意志力。

過不久,媽媽告訴我,那舅媽症狀又復發了,5/10說吃藥吃好了,四個月之後,9/19又復發。我告訴媽媽,精神科藥物只會治標不治本,再復發一次,開藥的劑量會更高。她也覺得好險,自己沒有走相同的路。

現在媽媽會照顧她的身體,吃足夠的營養、運動,跟家人聊天自己的想法,配合中藥調身體。這過程中我也瞭解到,當自己一個人力量不夠的時候,一定要尋求正確的端點來幫助自己。我自己找到了公民人權協會,幸好協會的存在,才讓我的家人能遠離藥物的苦難。

(感謝小萱小姐分享家人戒精神科藥物經驗。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立場)

你也許沒聽過身心科藥物的副作用
真相往往更令人難以接受

身為全台唯一身心科監督非營利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