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達達人:豆志服務社蔡社長的故事

        我是一個自閉症患者,也富有典型的自閉症特質:內向、害羞、嚴重口吃。但幸運的是,三歲時我便學會了講話,對教育充滿熱忱的媽媽更為了我開設幼稚園,甚至開了四間,讓我擁有豐富的學習資源。幼稚園中,開辦了不少才藝課程,由於是自家開設的幼稚園,我便順理成章地可以隨我喜好參與。因而,我也得以接觸畫畫、各式各樣的樂器等等才藝。

運動是改變的關鍵

    國小一年級時,因為我的身體很不好,常常發燒伴隨癲癇的發作,所以常被送醫院。由於進出醫院太過頻繁,我無法正常上學,因而被學校退學。我媽媽想要改變這樣的狀況,便帶我去看醫生,醫生表示我得吃藥,但吃藥會影響學習,所以建議我媽不要太要求我的學習表現。不過,醫生也說,我可以選擇多運動以代替吃藥。

    聽醫生這樣說,我媽媽便決定不讓我吃藥,於是開始帶我去晨跑。每天清晨五點鐘,我們母子倆就起床外出跑步,不管刮風丶下雨都不休息,一天至少跑2~3公里,就這樣跑了一年。隔年,我重讀國小一年級時,我的身體的不適狀况幾乎都好了!包括:注意力不集中、自閉症可能引發的嚴重現象等,大約減少了50%。再者,以前只要我聽到很吵的聲音,就會忍不住嘶吼尖叫;但經過運動鍛鍊之後,我不會再尖叫了。除了跑步之外,從國小二年級起,我也開始練跆拳道。印象中,國小二丶三年級時,我還是被霸凌的對象;但到了國小六年級時,我的跆拳道段數已達黑帶二段,這樣的體能根本不怕被别人霸凌了。而且,正因我的體能好又跑得快,我一直都是學校大隊接力跑最後一棒的選手。

發展興趣,展現自我能力

    對一般的孩子而言,父母不在身邊是令人驚慌的;相反地,對自閉症的小孩來說,父母不在身邊,他依然可以一個下午都怡然自得。我認為,這是天才的象徵,因為小小年紀居然能夠獨立而不依賴,多不簡單啊!再者,孩子如果可以很穩定地去做一件事情、如扎根般地深入鑽研學習,也是很好的事。舉我的例子來說吧!以前,我可以花一整天「將泥巴磨成鑽石」;因為想像我是一個士兵,我可以自己製作一根長矛,然後一整天巍然站立……而因爲小時侯學過很多才藝,我也喜歡在同學面前炫耀,然而,經常炫耀難免遭到質疑。爲了不被「看破手腳」(揭穿、識破的意思),我逼著自己更進一步學習。我認為可以積極主動學習是成功的特質,若孩子如此,千萬不要抹煞他。

    除了「為炫耀而學習」之外,我的學習動力也來自於興趣。國小三、四年級時,我媽媽搬了一台「80386電腦」(某種個人電腦)回來給我,當時,個人電腦是非常稀有的,媽媽這一舉動啟發了我對電腦的興趣。因著興趣,我開始自己學、自己玩,從DOS到後來的Windows,我皆自行摸索著學。國小五年級時,我就可以自己組裝電腦了。我常幫朋友組裝電腦,朋友則以請我吃東西作為交換。國一那年,我甚至能用電腦來賺錢,當時正是「大補帖」(盜版光碟)盛行的年代,我的「大學生朋友」買了一台燒錄機,然後我和他便去買正版的遊戲,燒錄成盜版的光碟販賣,成本只要10塊錢,而我們一片賣150元,賺其差價。(當然這絶不是一個好的示範!上國二時,我發現這不是良心錢,就停止了)而擅長電腦的我,在國、高中,皆是班上的資訊股長。接觸電腦可說是讓我脫胎換骨的契機,因為從中我發現了自己的能力,也擁有了自信。

創立教育機構

    就讀大學二年級時,我開始在媽媽的安親班擔任老師。小朋友到安親班來總是寫評量、寫考卷,無聊極了。於是,我把在救國團帶大學團康活動,以及在活動中帶團隊、小隊服、幹部配置等撇步,全部運用在帶國小生身上:我把國小生當大學生用,自己培訓小隊服,讓五、六年級的孩子帶中低年級的小朋友……這項經歷,是奠定未來我自己創立教育機構基礎的開始。

    我的教育機構,大概從三年前僅收十幾個小孩開始,一直發展到現在收一百個小朋友的規模。一開始,我們專收在學校裡比較頑劣或被認為教不來的孩子,現在則無特別限定。我發現,現在的孩子普遍缺乏核心價值,他們不知道長大後要做什麼,也沒有夢想。為了幫助孩子探索自我,我會帶著孩子做服務,進而讓孩子有舞台表現自己,這是我很推崇的方法。像是:之前新聞報導國內高麗菜滯銷時,我們便去買高麗菜,教孩子們將之製作成泡菜再銷售,然後把賺來的錢捐給世界展望會。孩子們「從做中學」的過程中,視野、能力都成長了。

我的教育理念

    孩子就像種子一樣,種子不是不發芽,只是苗還沒有探出頭來而已。一如許多自閉症、亞斯伯格症的孩子,並非他們不講話,而是他們「說話」的方式跟我們不同:他們「說話」(表達)的方式可能是身體斜一邊,可能是挑一下眉,也可能是頭轉一邊……我們不要用我們的既定標準來看這些的孩子。以我而言,從小我也不講話,但我用眼睛看、用耳朵聽,同樣可以吸收和學習。在我看來,自閉症、亞斯伯格症不是病,也不是症狀,而是「特質」。這些孩子也不是沒有才能,而是他的「能力之苗」還沒有長出來。大人因為心急就迫不及待地揠苗助長,這樣會幫助孩子成長嗎?不會,如此只是在傷害生命而已。相反地,當我們正面看待這些「特質」,並協助孩子將它們放在適合發展的地方,加上這些孩子特有的堅持和專注,孩子們可能不只可以發揮一個專長,甚至可以擁有無限的專長,能力不可限量。事實上,每一個自閉症、亞斯伯格症的孩子都是天才,而且教育他們是附加價值最高的投資啊!

    我認為從教育扎根是很重要的。兩年多前,我的教育機構開始走入生態保育、自然科學的領域,我們培養一群生態小尖兵來「救地球」。為了推動環保教育,去年,我先後到許多學校,共一百多個班級(一個班級有25個學生),向約3000個學生授課,讓他們瞭解目前世界的環境問題。例如:美國、英國等先進國家,把他們製造的垃圾送往第三世界的國家,而這些第三世界國家卻沒有能力處理,只好將垃圾丟入大海。而這些被丟棄的垃圾裡的塑膠製品在海洋中存留久了,會變成塑膠顆粒,然後隨著海水蒸發、變成雲、又變成雨,最後回到陸地,受害的是人類自己。除了讓孩子知道問題的存在之外,我進一步從生態保育延伸到教育層面,告訴孩子日常生活可以做些什麼來實踐環保。例如:減少塑膠袋的使用、帶環保餐具等。我覺得,透過教育可以解決問題,並改變世界。

我的教育目標和願景

     我的教育宗旨和使命是:涵養自我、服務他人、團隊標竿、領航國際;我的教育願景是在五年內培育人才,踏上國際舞台。下面這段文字可道出我的理念:「涵百技之長,養萬容之心,自達而達人;我心之所嚮,服幼老及少,務應盡之責,他悲喜於理,人唯思避躁;團體動力,隊重倫理,標靶競技,竿竿見影,領從效應,航無止盡,國耀千里,際遇超群。」想當初,我媽媽是為了幫助罹患自閉症的我而投入教育界,還自己開設幼稚園;罹患自閉症的我也因為想更了解自己,而從事教育工作。是「自閉症」讓媽媽和我與教育結下了不解之緣。如今,我已在教育領域中扎穩腳跟,開創了一片天地,幫助了自己,也幫助了許多孩子……走這條路,我無怨無悔。從今往後,我會繼續秉持我的使命,堅守我的理念,達成我的願景,為社會、國家、世界貢獻我的涓滴之力,相信有天能匯集成河,甚至成海。

(非常感謝蔡睿竑先生提供生命故事。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立場)

你也許沒聽過身心科藥物的副作用
真相往往更令人難以接受

身為全台唯一身心科監督非營利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