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和家長合作幫過動兒找天賦

口述/小丁老師

整理編輯/CCHR公民人權協會

我是一個國小老師。我服務的小學是偏鄉小學。由於學校的管理階層非常用心,爭取到一些經費,所以學校的課後輔導是免費的;學校也一直都在辦神農教育課程,如種田、養羊、做蘿蔔糕等戶外活動等,讓孩子有很多實做的戶外課程,孩子能動腦和發洩體能。學校學生不多,我們也安排由高年級的孩子帶著低年級的同學,訓練高年級學生的責任感。這一列系的安排,傳出口碑,吸引不少家長把比較坐不住,有學習困難的孩子送來此地跨區就讀。

在我教學二十多年生涯的某一屆,遇到兩位很特別的學生,分別從外校轉到我們學校。

轉學生是過動寶貝

小白在國小三年級的時候轉學到我們學校,當時父母就已經明白的告知學校,孩子被醫院鑒定為「過動兒」,父母沒有給孩子吃藥。他在課堂上會坐不住,會走來走去。

這位小白同學,是家裡獨子,家人對他的期望非常的高,他姊姊的成績非常好,所以父母也認為兒子的功課也要非常得好,家人給他非常多的肯定,但孩子對於學校課業沒有很認真在學習。

小白跟姊姊在讀書上一樣聰明嗎?在我心裡覺得是一個問號,實際上並沒有。父母的期盼形成了很大的壓力,對這個孩子來說是有點負荷不來的。然而小白非常有運動細胞,家人安排了一些課程讓他去學習,他在運動上表現得很靈敏、活潑。

一開始,小白在課堂是上有坐不住的情況,父母於是安排他課後打桌球,他也很快就上手。家人在這方面給他很多肯定,所以他也積極,放學直接去練桌球,每天回到家大概已經晚上九點多快十點了。

我看到這個孩子,在桌球的學習上,過程非常的嚴格。我曾經跟他的母親反應過:「可不可以不要讓這個孩子每天為了練球,把生活變的這麼的辛苦。」

這時,課堂上坐不住的情況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天到學校上課時,小白都趴在桌上睡覺,因為練球已把他的精力完全消耗。

我看到小白的父母只給這個孩子期望,但並沒有負起管教的責任,管教他的責任都落在桌球教練身上。隨著時間的過去,孩子的狀況沒有好轉,課業也沒跟上。到了五年級,他的成績越來越不好,以前很多功課沒跟上的同學,都超越了他。小白此時遇到了運動員的瓶頸,萌生了放棄的念頭。可是父母不同意,認為以前可以打得這麼好,一定有這方面的天份,放棄練習很可惜,所以要他繼續的加油。直到他開始排斥練桌球,他的父母才終於願意正視孩子的問題。

引導家長正視孩子問題

從我老師的角色,我先去了解家長的需求,再提醒他們都忽略了孩子的感受。我問家長:「功課要好桌球也要打得好,孩子真的沒辦法兼顧,你們到底要選擇哪項?」

家長告訴我:「我們願意聽教練的話,教練認為孩子在這方面是有天份的,我們要讓孩子繼續在桌球發展。」

得到了這個明確的答案,我於是和科任老師協調,幫助這個孩子在課業上減量,讓他在課業上的壓力不會這麼大。另方面,我也和同班同學們做些溝通,要去體諒小白同學,不會因為課業減量,讓別的同學心裡不平衡,而發生一些不必要的衝突。

之前有一位特教的教授來學校,教授一看到小白就說:「他的樣子,就是資優生。」後來測智商雖然沒有達到資優生的標準,實際上還是非常聰明的。我知道,小白如果願意把心思放在課業上,也會有很好的表現。不過,他選擇了桌球這條路。

小白在國小畢業之後,選擇去讀有桌球社的國中,一路國中、高中,到目前的大學,都在校隊打桌球,表現得很不錯。當然從來也沒吃過精神科的過動症藥物。

陰錯陽差停藥的孩子

另一位學生叫小黑。這個孩子在國小四年級轉到我們學校,一開始家長就告知孩子是過動症,每天都有吃藥。所以他在學習上是非常安靜的,可以好好的坐在椅子上學習,要老師放心。

小黑轉校的第八天,他突然跑來找我,對我說:「老師,你可以餵我吃藥嗎?」

他解釋,平常他都是在家吃完藥才來的,但今天沒有吃。

我問他:「你為什麼要吃藥?」

他回答我:「我需要吃過動兒的藥。」

我問他:「你只有今天沒吃藥嗎?」

他回答:「我兩三天沒有吃了。」

我問他:「那你怎麼會現在想要吃藥呢?」

他回答我:「我今天突然想到,已經二~三天沒有吃藥了。」

我告訴他:「你沒有吃藥,看起來狀況也還好,沒有怎麼樣。」

接著,我觀察了孩子一整天,當天就打電話給他的阿嬤,我告訴他:「孩子沒吃藥也沒有什麼問題。他已經好多天沒有吃藥了,我觀察他狀況還不錯。」

阿嬤說:「不吃藥可以嗎?」

我告訴阿嬤:「他已經好幾天沒吃藥了,孩子在學校都很正常。」

阿嬤告訴我:「好。那就不要吃藥了。」

於是,小黑就這樣沒有再吃過藥了。

用幽默感處理孩子調皮

我用心觀察過小黑,雖然上課的時候會摸東摸西,但我幫他安排坐在比較前面的位子,老師多關心他,狀況便改善許多。

這個孩子很好奇,沒辦法聚焦在一件事情上,比較容易分心。而我本身也是一個調皮的老師,有一次小黑玩他的橡皮擦,把橡皮擦搓、搓、搓成一條很長黑黑的橡皮屑。我並沒有處罰他,反而覺得十分有趣。我把這一條黑黑的橡皮屑,用膠帶貼起來,標註這是小黑上課的成果,叫他帶回去給阿嬤看,也代表了他有多久的時間不專心。小黑捧著要給阿嬤的上課成果,尷尬的笑了,表現出非常的不好意思的模樣。

小黑這班,我從國小三年級當他們的導師,一路帶他們到畢業。由於這班的孩子資質和程度都相當好,於是我使用了更活潑的分組學習方式,讓他們發展每一個人的專長,訓練孩子的責任感。小黑在這種學習環境,可說是如魚得水,也學的興味盎然。

帶過這兩個孩子之後,後來遇到一些學習能力比較弱的孩子,我就能更敏銳的找到問題,我也會思考應該如何尊重他們,如何帶他們。

在我的教學經驗裡,還有一個孩子小山,令我印象深刻。小山很認真的在學習,交代他的事情,都很認真做,但有時會做不完。身為老師,我能感覺到他其實很努力,卻也很吃力。

少年小廚師

在一次營養衛生教育課,教孩子認識當季食材,並要求每個孩子負責一道菜。我發現小山在這堂課,不但充滿熱情,而且是佼佼者,他可以帶著同學們一起做菜,儼然有領導者姿態。他煮出美麗的翠玉色絲瓜(蛤蜊絲瓜),讓全班同學驚呼漂亮,味道也讚不絶口。後來我引導小山,讓他看到自己的優點,小山認識了自己長處,並與我分享:「我並不想在功課上跟別人比較,我是個喜歡煮菜的人。」

小山在國小畢業前就找到自己的方向,而且他跟家人溝通,讓家人了解他真正的想法,支持他,從此後跟家人的互動更好了。現在小山已經讀高中,他學習餐飲,表現也非常的優秀。前陣子見到小山,他十分感謝我,幫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身為老師,這正是職涯中最欣慰也最開心的時刻。

做了二十幾年的老師,我發現,只要用對方法,不論是被貼上過動兒標籤,還是學習有問題的孩子,老師都能找得到他們的亮點。對於家長,我有句誠心的建議:孩子成長時,家長也要跟著成長。我身處在農村,它是個文化刺激比較少的環境,因此我總會跟家長溝通,跟他們一起協調及找出教養的方式。家長對孩子有期望,但他們也應該了解要怎麼做,才會比較符合孩子的需求。孩子是我們的未來,老師和家長一同合作,讓他們快樂、成長、學習真的很重要。

(感謝小丁老師提供的教學經驗。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立場)

廢除刑法第19條別再讓精神病合理化犯罪行為

不要讓罪犯有漏洞可鑽

17
:
 
03
:
 
09
:
 
13

You missed out!

每個人都應該要為犯罪行為的結果負責,而不是因為有疾病就可以減輕甚至不用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