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藥物訴訟年表

隨著精神科用藥的風險被一一披露,許多賠償訴訟也因此增加。以下列舉部分案件,總計製藥廠在刑事、民事罰款及和解金等,部分案件的賠償金額高達千萬美金及上億美金。


2001年5月25日

澳洲新南威爾斯省(N.S.W.)最高法院貝瑞・歐基輔(Barry O’keefe)法官發現:原本平和、奉公守法的大衛・霍金斯後來變成暴力的殺人兇手,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抗憂鬱藥樂復得(Zoloft)。歐基輔法官說:「如果霍金斯不服用這種抗憂鬱藥,那麼霍金斯太太極有可能不會被殺死……」[1]


2001年6月6日

懷俄明州陪審團對葛蘭素史克藥廠(GlaxoSmithKline)的訴訟:謝爾先生因為失眠,服用葛蘭素史克藥廠製造的抗憂鬱藥西酞普蘭(Celexa)兩天之後,槍殺了他的妻子、女兒、孫女後,自盡而亡。美國懷俄明州聯邦地方法院陪審團做出判決,宣告葛蘭素史克藥廠須賠償唐納・謝爾(Donald Schell)的親屬650萬美元。[2]


2002年11月30日

禮來藥廠(Eli Lilly)與黛安娜・克希蒂達成和解。克希蒂女士為減肥吃了百憂解(Prozac)之後,變得有自殺傾向。克希蒂女士自殺未果,卻造成半身不遂,而且因此心理受到傷害。和解金沒有公開。[3]


2003年4月16日:

美國政府控告葛蘭素史克藥廠(GlaxoSmithKline):美國司法部控告該藥廠向美國醫療補助計畫(Medicaid,美國政府為貧窮殘疾人士開辦的保險服務),超收抗憂鬱藥克憂果(Paxil)和另一項藥品的費用。該藥廠同意支付8760萬美元的和解金,以結束由美國司法部所提出的民事訴訟。[4]


2004年4月16日:

派克威屈曼(Parker & Waichman)與道格拉斯倫敦(Douglas & London)兩間法律事務所,代表所有服用過精神藥物金普薩(Zyprexa)的美國民眾,對禮來藥廠(Eli Lilly)發起全國性的集體訴訟。該訴訟由紐約州聯邦地方法院審理,控訴有三人因服用該藥物後罹患糖尿病。[5]


2004年8月26日

紐約州政府控告葛蘭素藥廠(Glaxo):該案控訴葛蘭素藥廠掩蓋克憂果(Paxil)的研究資料是一種「持續性的詐欺」。該計畫指出,兒童服用該抗憂鬱劑後,會增加自殺想法及自殺行為的危險性。葛蘭素藥廠償付250萬美元和解金,結束該訴訟案。[6]


2004年10月1日

樂活憂(Remeron)反壟斷訴訟:訴訟中指控,荷蘭藥廠阿克蘇諾貝爾(Akzo Nobel)與其子公司美國歐嘉隆(Organon)藥廠以各種手段蓄意打壓其他以低價銷售學名處方藥物的競爭者,導致該藥廠能取得其抗憂鬱藥物樂活憂之壟斷。該藥廠最後向數個美國連鎖藥局、司法部長以及數個保險公司,支付和解金5980萬美元。[7]


2005年4月7日

阿克蘇・諾貝爾與歐嘉隆藥廠也在類似的訴訟案中,以3600萬美元與全美五十個州共同達成和解。和解金已分發給購買樂活憂(Remeron)的消費者。[8]


2005年6月:

美國的金普薩(Zyprexa)集體訴訟案:該案要求禮來藥廠(Eli Lilly)應對其產品負責,該藥廠的精神科藥物金普薩導致糖尿病以及高血糖等副作用。[9]禮來藥廠同意支付6億9000美元給八千名原告,達成和解。該公司更於2007年1月支付5億美元和解金,以結束另外1萬8千件金普薩訴訟案。[10]


2005年11月8日

美國聯邦地方法院法官山謬・德葉雅楊(Samuel Der-Yeghiayan),在一場有關樂復得(Zoloft)的訴訟案中,判決輝瑞藥廠(Pfizer)有罪。唐諾・慈季斯於服用樂復得後自殺身亡。其遺孀指控,輝瑞藥廠並未正確地警告使用者該藥之危險副作用。輝瑞藥廠辯稱如果加注警告標語,「可能會誤導醫生在開藥時要承擔風險,因此過度限制它的使用。」法院駁回了這項辯稱,聲明藥廠不需要FDA藥物許可,就可以在藥品上加注關於不良反應的警告、注意事項或標示。[11]


2007年4月26日

全美消費者保護團體「公共市民(Public Citizen)」,為上千名被開立服用抗憂鬱劑克憂果(Paxil)的兒童的父母,爭取更好的和解金。他們集體控告葛蘭素史克藥廠(GlaxoSmithKline),造成他們經濟損失,同時控告藥廠未告知家長該藥物之危險性,而且對十八歲以下之兒童並無療效。葛蘭素史克藥廠同意為受害者設置和解基金,及支付律師費用,共6380萬美元。[12]


2006年12月21日

美國政府控告必治妥施貴寶藥廠(Bristol-Myers Squibb):該藥廠因向醫生促銷抗精神病藥物安立復(Abilify)未被FDA核准的療效,而遭到聯邦調查其非法行銷情事。而後與美國司法部達成協議,支付4億9900萬美元和解金。[13]


2007年6月12日

美國金普薩(Zyprexa)集體訴訟案:禮來藥廠必須清償另外九百件針對精神科用藥金普薩副作用的控告案,但是他們拒絕透露和解的金額。[14]


2008年3月27日

阿拉斯加州控告禮來藥廠(Eli Lilly):該訴訟案指控禮來藥廠非法行銷精神科用藥金普薩(Zyprexa)未被核准的療效,並刻意淡化該藥如糖尿病、高血糖等已知的副作用。該藥廠以1500萬美元達成民事和解(2006年起訴)。[15]


2008年4月1日

美國政府控告大塚製藥(Otsuka Pharmaceutical):抗精神病藥物安立復(Abilify)製造商大塚製藥,因非法行銷該藥用於兒童以及老年癡呆相關精神病之未核准療效,而遭受指控。其後與美國司法部達成協議,支付四百萬美元。該藥品由大塚製藥於日本研發,由必治妥施貴寶藥廠(Bristol-Myers Squibb)於美國行銷。必治妥施貴寶也於2006年12月間在類似的案件中達成和解。[16]


2008年10月2日

美國克憂果(Paxil)集體訴訟案:在這宗長期的集體訴訟案中,控告葛蘭素藥廠(Glaxo)刻意打壓克憂果的相關研究。該研究顯示此藥物並無療效,並且可能增加兒童產生自殺想法及行為之危險性。這項費用將會償還保險公司對這項藥物所支付的保險金。葛蘭素藥廠支付4000萬美元,達成和解。[17]


2008年10月7日

德州控告禮來藥廠(Eli Lilly):根據德州消費者保護法案,一項針對禮來藥廠長達18個月遍及33州的調查,最終做出判決,並附帶禁令。判決禮來藥廠須遵從多項禁令,以及進行六年的矯正,以修正該藥廠有關藥品金普薩(Zyprexa)的宣傳、行銷、醫療出版品等任何商業活動,且需賠償6200萬美元。[18]

 


2009年1月15日:

美國政府控告禮來藥廠(Eli Lilly):禮來藥廠與美國司法部達成協議,承認非法宣傳金普薩藥物(Zyprexa)未經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核准的用途,尤其是用於治療老年人的老年癡呆症。藥廠同意繳付罰金6億1500萬美元。該藥廠同時和解另一項聯邦民事調查,同意支付聯邦政府與各州政府共8億美元。[19]


2009年3月2日

西維吉尼亞州控告嬌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嬌生公司向醫生不實廣告兩種產品,其一為抗精神病藥物理思必妥(Risperdal)。布魯克郡巡迴審判法庭,法官馬汀・高根命令嬌生公司須為廣告不實,向州政府繳付440萬美元。[20]


2009年4月29日

喬治亞州控告禮來藥廠(Eli Lilly):該訴訟指控藥廠非法宣傳金普薩(Zyprexa)未經FDA核准之療效。禮來決定支付喬治亞州1500萬美元和解金,和解該州檢察總長提出之民事訴訟。[21]


2009年8月21日:

西維吉尼亞州控告禮來藥廠(Eli Lilly):本案起因於禮來藥廠對精神科藥金普薩(Zyprexa)所進行的非法宣傳活動。禮來藥廠同意支付2250萬美元和解金,和解該州檢察總長提出的訴訟案。[22]


2009年9月2日

美國政府控告輝瑞藥廠(Pfizer):輝瑞藥廠非法宣傳並誘使醫生使用四項該公司之產品,其中包含抗精神病藥物哲思(Geodon)。為避免將來可能之非法宣傳行為,該藥廠已受到美國聯邦衛生及公共服務部之檢察長辦公室列管,進行為期五年的監視。美國司法部命令輝瑞大藥廠賠償刑事和民事上的罰金高達23億美元,這項賠償金創新紀錄。[23]


2009年9月2日

馬里蘭州控告輝瑞藥廠(Pfizer):該訴訟案由馬里蘭州及德拉瓦州的檢察總長,代表美國各州檢察總長提起這項告訴,指控輝瑞藥廠以不合法、欺騙的手法行銷哲思(Geodon)這項藥物。該公司亦支付美國43州共3300萬美元和解金,和解關於哲思藥物違反消費者保護法的告訴。[24]


2012年7月2日:

美國政府罰款藥廠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英國藥廠葛蘭素史克被控於未經核准的用途非法推銷藥物、隱瞞藥物安全數據並詐騙政府醫療補助,遭美國當局重罰30億美元(約896億元台幣),創下藥廠與美國政府和解金最高紀錄。 


2012年8月22日:

南卡羅萊納州,控訴藥商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南卡羅萊納州司法部長控告該公司刻意誤導消費者,讓消費者對抗精神病藥物思樂康(Seroquel)造成的嚴重副作用產生錯誤認知。最後與阿斯特.捷利康達成一筆2600萬美元和解金。


2012年8月30日:

紐約州控訴藥商嬌生(Johnson & Johnson)與楊森藥廠(Janssen Pharmaceuticals)集團案:紐約州司法部長艾瑞克.史耐德曼宣布與嬌生與楊森藥品集團達成天價和解金,以解除因理思必妥(Risperdal)及思維佳(Invega)兩種藥物在市場上進行的不當行銷廣告所提之控訴。同時,這筆與其他36個州及哥倫比亞特區共同達成的團體訴訟和解案,創下有史以來由多州團體訴訟,根據消費者保護精神,與藥商達成的史上最高和解金紀錄。此和解金高達1億8100萬美元。


2012年11月12日:

前惠氏藥廠(Wyeth)股東提起的團體訴訟輝瑞藥廠(Pfizer):輝瑞藥廠在一件由前惠氏藥廠股東提起的團體訴訟中與控方達成和解,這群前任惠氏藥廠的股東們聲稱,公司方面誤導他們關於該公司的一款抗憂鬱藥物倍思樂(Pristiq)造成心臟與肝臟疾病的相關風險,原告指出因為惠氏未能透露該藥的副作用,很快造成該公司的股價過度膨脹。輝瑞藥廠同意支付6750萬美元和解金。


2012年 11月21日:

紐約州法院將賠償判給一位高中籃球教練兼教師喬.馬塞拉的遺孀。法官發現,馬塞拉自殺死亡,其死亡與他所接受某位醫師在電話上開立的抗憂鬱劑處方有關。這位醫師於十年間,從未問診、也未對馬塞拉進行身體檢查,即開立以上藥劑。這一筆賠償金為150萬美元。


2013年4月10日:

南達科達州控告禮來藥廠案(Eli Lilly):禮來藥廠與南達科達州的一名自殺死亡的男孩的父母,在一件纏訟多年的冤死案件中達成和解,這位男孩在開始服用禮來的抗憂鬱劑千憂解(Cymbalta)一個月之後自殺成功。這件訴訟案控告禮來及其行銷公司,未能警告父母們此藥可能導致自殺意念。甚至,禮來也沒有告知醫師們,2004年2月曾發生一起命案,一名19歲的學生於參加千憂解臨床實驗期間,以上吊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


2013年6月19日:

歐盟執委會處罰藥商倫德貝克公司(Lundbeck)案:歐盟的歐盟執委會對總部設於丹麥的藥商倫德貝克公司進行處罰。處罰原因是該公司的抗憂鬱劑舒憂(Citalopram)專利期限已到期,故而支付數千萬美元的獎勵金給其他學名藥製造商,讓他們將兩種學名藥西酞普蘭(Celexa)與Cipramil推延上市的時程。該公司處以1億2500萬美元的罰鍰。


2013年11月4日:

美國司法部對嬌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控告案:美國司法部長宣布,嬌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為解決三項控告,同意以天價的額,與美國聯邦政府和解。指控包括:理思必妥(Risperdal)與思維佳(Invega)在內的三種處方藥相關的刑事與民事案件;進行標籤外使用的宣傳活動;支付醫師與藥房回扣金,而遭到的控告案件。該公司同意支付超過22億美元的和解金。


2014年2月11日:

一項芝加哥法律案件的陪審團,判給一位自閉症兒童賠償金。該名兒童於2002到2007年間,服用精神科醫師開立的抗精神病藥劑理思必妥(Risperdal)與金普薩(Zyprexa),因而產生嚴重的遲發性運動異常與遲發性靜坐不能。他在15歲的時候被診斷出這些藥物導致的疾病,並因此病造成失能且無法逆轉的結果。這位受害者得到150萬美元的賠償。


2014年3月10日:

蒙大拿州控訴藥商嬌生(Johnson & Johnson)與楊森藥廠(Janssen Pharmaceuticals)集團案:嬌生與楊森藥廠集團在蒙大拿州被控訴,該公司對精神藥物理思必妥(Risperdal)進行不當的市場行銷活動。該州宣稱,嬌生與楊森藥品集團進行的研究發現理思必妥有讓病人產生嚴重副作用的風險,但該公司卻將這些風險隱而不發。嬌生與楊森藥品集團在這一件關於理思必妥的案件中,同意支付美元590萬元和解金。


2014年3月11日:美國聯邦政府及伊利諾州政府控告梯瓦(Teva)製藥公司案:美國藥品製造商梯瓦製藥公司及其子公司 IVAX LLC,遭指控違反聯邦公共工程虛報帳目法案,指控其支付精神科醫生麥可.萊茵斯坦回扣金,使其大量開立抗精神病藥劑氯氮平(Clozapine)。以上公司同意支付聯邦政府及伊利諾州政府2700萬美元。


2014年3月14日:

密蘇里州家長控告森林實驗室製藥公司案:森林實驗室製藥公司在一樁跨區域的法律訴訟官司中,達成一項和解,該公司被指控其誤導密蘇里州家長,使其購買抗憂鬱劑西酞普蘭(Celexa)及立普能(Lexapro)給孩童服用,雖然該藥僅被核准開立給成人服用。該公司同意支付約770萬至1040萬美元和解金給原告密蘇里州家長。


2014年6月4日:

加州、紐約州等超過四十個州所提起對葛蘭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訴訟案:葛蘭素史克公司被指控非法推廣包括兩種抗憂鬱劑西酞普蘭(Celexa)與立普能(Lexapro)在內的三種藥物。葛蘭素史克公司同意支付和解金,和解一件由加州、紐約州及其他超過四十個州所提起的訴訟案指控,該指控宣稱該公司非法推廣以上藥品。和解金額高達1億500萬美元。


2014年9月22日:

美國政府指控希爾藥廠(Shire)案:美國政府對希爾藥廠(Shire)提出的指控達成和解,該指控聲稱該公司在推廣治療孩童ADHD的興奮劑阿德羅(Adderall XR)、維潘斯(Vyvanse)、及Daytrana三種藥物的標籤外使用方面,對政府浮報健保經費。該公司同意支付美國政府5650萬美元。


2015年2月24日:

費城法庭判決嬌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案:嬌生公司未事先警告它的抗精神病藥物理思必妥(Risperdal)可能會造成男性女乳症–也就是在男性身上發育出女性的乳房。這樁訴訟由一名因服用該藥而長出46DD胸圍男孩的父母提出。費城法庭判決嬌生公司必須支付250萬美元賠償金。


©2015 社團法人中華公民人權協會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CCHR和CCHR標誌是國際公民人權委員會之註冊商標與服務標誌,需經其允許,方得使用。

[1] Sarah Boseley.” Prozac class drug blamed for killing.” The Guardian, 26 May, 2001.

[2] The Indianapolis Star,” Antidepressant maker held liable,” June 7, 2001; ”Paxil Maker Held Liable in Murder/Suicide,” Lawyers Weekly USA, 9 Jul. 2001 and website www.socialaudit.org.uk page on the Schell-Tobin suit.

[3] “Indianapolis-Based Eli Lilly Settles Prozac Lawsuit with Pennsylvania Couple,” Indianapolis Star, December 2, 2002.

[4] “Rx drugs: Bayer, Glaxo Announce Settlement for Overcharging; Medicaid,” American Health Line, 17 Apr. 2003.

[5] “Class action filed over Zyprexa side effects,” Pharma Marketletter, 26 Apr. 2004 and “Parker & Waichman and Douglas & London file first nationwide class action…,” PR Newswire, 19 Apr. 2004.

[6] “Paxil Maker Will Post Its Unfavorable Test Results,” The Washington Post, 27 Aug. 2004.

[7] ‘Akzo Nobel settles additional Remeron court cases,” Medical News Today, 1 Oct. 2004.

[8] “Organon settles with states in antitrust case,” Generic Line, 3 Nov.2004 and “Remeron refund procedure announced, Consumer Affairs.com, 18 Mar. 2005.

[9] “Lilly to pay $690 million In Drug Suits,” The New York Times, 10 June 2005.

[10] “Lilly to Pay Up to $500 Million to Settle Claims,” New York Times, 4 Jan. 2007.

[11] Robert A. Clifford,” Battle Brews Over New FDA Rule Preempting State Law,” Chicago Lawyer, Mar. 2006.

[12] “Public Citizen Secures Improved Settlement for Parents of Children Who Where Prescribed Paxil,” www.citizen.org, 26 Apr. 2007.

[13] Julie Schmit,” Bristol’s $499M drug-pricing settlement among biggest,” USA Today, 21 Dec.2006.

[14] “Lilly Settles Zyprexa Lawsuits,” Forbes, 12 June 2007.

[15] Alex Berenson,” Alaska Suit Against Lilly Is Settled, New York Times, 27 Mar. 2008.

[16] “Otsuka Settles Abilify Off-Label Marketing Case for $4 Million,” FDANews, 1 Apr. 2008.

[17] “Glaxo Settles US Paxil Lawsuit,”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2 Oct. 2008.

[18] Final Judgment and Agreed Permanent Injunction, State of Texas vs. Eli Lilly and Company, Cause No. 08-12714, 7 Oct. 2008 and “33 states to get $62 million in Zyprexa case settlement,” New York Times.

[19] “Lilly Resolves Investigation of Past Zyprexa Promotion and Promotional Practices,” PRNewsire-FirstCall via COMTEX News Network, 15 Jan. 2009

[20] “Court Orders Johnson & Johnson to Pay Millions for Misleading WV Doctors; Attorney General McGraw States False Advertising,” West Virginia Attorney General Press Release, 2 Mar. 2009.

[21] “Georgia settles with drug company for $6M,”The Atlanta Journal-Constitution, 29 Apr. 2009.

[22] “State settles lawsuit against Eli Lilly,” Charleston Gazette, 21 Aug. 2009.

[23] “Pfizer to pay record $2.3B penalty over promotions,” Miami Herald, 2 Sept. 2009.

[24] “Attorney General Gansler Leads Settlement of Consumer Protection Claims Against Pfizer, Company to pay $33 Million as Part of Settlement.” press release of the Maryland Attorney General, 2 Sept. 2009.

避免身心科醫療糾紛!
全台唯一精神科監督協會

訂閱電子報學習如何保護自己的人權不受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