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可能以為:可以憑實力考上私中數理資優班的孩子應是天資聰穎。我的小孩便是靠自己努力考上私中數理資優班的。但他並非從小聰敏伶俐,反而是個「發展遲緩兒」。


發展遲緩

訂閱每周電子報

了解精神科(身心科)與你的關係,觀看過來人服用藥物的經驗與如何保障自己的醫療人權不受侵害。


    我是一位幼稚園老師,我家便是經營幼稚園的,從小我也生長在幼稚園。我有三個孩子,老大、老三和一般孩子沒兩樣,老二則是其中比較特別的一個。這要從老二一歲的時候說起。就在他一歲大時,某日我叫他,卻發現他沒反應,直到我拍他,他才轉過來。此外,我也觀察到他講話並不清楚。那時,我開始懷疑他是自閉兒。於是,我便帶他去不同的醫院做各式各樣的檢查,檢查結果是:發展遲緩,而聽力沒問題,但腦末神經的接收出了問題,亦即:一般人只要接收到20分貝的聲音強度就可以聽得到;但他需要50分貝的聲音強度,才會有反應。


解決途徑
食療


    為了幫助我的孩子,我開始想方設法。首先是食療。我的想法很簡單:既是發展遲緩,就需要先補足營養。由於我家老二對動物性蛋白過敏,一開始我給他水解蛋白牛奶以補充成長亟需的蛋白質。後來,我遇到一位中醫師,他建議我可以給孩子喝植物奶(豆類製品、穀粉、糙米粉等),即使家中長輩有些質疑,我還是去有機店把所有的植物奶、各式穀類、糙米粉全部買回來自己搭配泡給孩子喝,孩子們都很喜歡。經過各種嘗試後,我最終選擇用大豆蛋白粉加上米麩沖泡,讓孩子們一直喝到國小五、六年級才停止。

把握黃金時期.善用社會資源

    除了食療之外,我認為早期療癒很重要,而六歲前便是治療的黃金時期,我認為要把握。因此,我決定善用社會資源幫助我的孩子。一開始,我先帶孩子去中部三家大型教學醫院的兒童發展科尋求資源。在醫生建議下,我同意孩子領取遲緩證明。醫生表示,孩子六歲以後會重新評估,我便同意領取並且公開。接下來,社工就來協助我們了,我也因此認識很多有同樣狀況孩子的家庭,並讓我看到與一般人不同的「遲緩兒」世界。正因如此,我發覺自己的孩子其實狀況很輕微,然而,正因他介於正常和發展遲緩的邊緣,反而更不容易發現生理問題,容易讓外界以為孩子有行為問題,因而不能諒解孩子。就因為這樣,孩子便需要我更多的陪伴。領取證明後,我也開始一個禮拜帶孩子跑三個醫院去做物理治療和職能治療。物理治療主要是訓練孩子的大肌肉,例如:跑步、穿洞、下坡、跳躍等;職能治療則是訓練孩子的小肌肉,像是:用筷子夾綠豆、玩積木等。但是,我覺得這些練習並不夠,所以,我還會帶著孩子去公園跑步,甚至把盪鞦韆、跳床、大積木、福祿貝爾的教具……通通搬回家,假日也會帶著孩子們去山上練習走下坡等。我便是想盡一切努力去做我能幫孩子的事。


幼稚園.疑似過動


    就學方面,我幫孩子選擇運用蒙特梭利教學法的私立幼稚園。孩子上中班時,出現了:坐不住、在地上打滾、上課跑全場等狀況,老師說他是「過動」,於是我便幫孩子掛了身心發展復健科門診。醫生評估後,表示孩子罹患「過動症」,便開了三個月的藥給他,說吃藥可以讓孩子比較安靜的坐下來。當下我感到懷疑:三個月慢性處方籤不多半是開給老人的嗎?我的孩子還這麼小,居然也被開了三個月的藥?因此,雖然我老公要我給孩子吃藥,我思考之後還是決定不給他吃,因為我覺得太危險了。


    除了「過動」之外,因為大腦結構的關係,兒子也會被同學罵「沒感覺」。當同學罵他時,他常常是當下沒反應,但眼睛會一直看著對方,並記在心裡。在私立幼稚園時,因爲他只會看到他的目標物而忽略周遭一切,且會因好奇而跑來跑去、不受控,所以有時會踩到、踢到同學的腳、手,而常常被同學投訴,甚至被全班男生揍,只是他回到家完全都不說,但晚上會因此易哭鬧、睡不好、做惡夢。當時,剛好醫生建議:為了讓孩子提早適應小學的環境,課後可以帶孩子去小學走走。我便決定讓他升大班時轉學到小學附設幼稚園就讀。轉學後的某一天,孩子告訴我:「媽媽,我終於沒做惡夢了。」我才發現,原來和私立幼稚園不同的是,小學附設幼稚園的同學並不太在意他的一些動作。從此,我決定不再特別幫孩子安排,讓他順著天性發展。

擺脫過動標籤


    孩子六歲時曾經上過心理治療課。心理治療師發現,面對太簡單的題目,孩子會感到無聊,而出現坐不住丶摸腳丶玩襪子等小動作;若給他較難的題目,孩子反而會專注,且坐得住,那些因無聊而產生的小動作也不見了。而在六歳的最後一次評估,確認了孩子沒有過動。


小學階段


    孩子國小一年級時,他的爸爸擔任家長委員,我則去孩子班上擔任愛心媽媽說故事,融入孩子班上,並跟孩子的同學打成一片。我也會買糖果、文具巴結孩子的同學,希望同學們對孩子可以多一些的包容。欣慰的是,班上的同學都跟我處得很好,有什麼事情都會告訴我。我也很感謝孩子的班導師,特地指派一位女同學坐在他旁邊,時時提醒他該做的事情,並在孩子的注意力跑掉時,把他拉回來。真的很感謝老師、學校的用心,在孩子繼續拿遲緩證明、上資源班期間,每個學期導師和特教老師都會和我一起討論孩子的個案;醫院的治療師也會到校評估孩子的狀況……這些都是孩子的助力啊!


學習

    孩子唸幼稚園時,我就發現孩子的耳朵非常靈敏且極有分辨力。曾經在同一個空間中有三個不同的班級在上不同的課程,孩子雖然全場跑,但他都知道他們在上些什麼。上了小學,孩子的數理科特別強,甚至可以邊思考邊轉筆而未在紙上計算就知道答案,但因老師要求得寫出計算過程,所以那次的考試是零分。雖然考卷上「成績」難看,我卻從此知道這孩子的數理能力是不錯的。


    國小一年級時,孩子覺得注音很難,所以考注音都以零分收場。因為我並不在乎分數,孩子也覺得沒那麼嚴重,便不特別在意此事。有一天,我發現孩子的書包裡有一本用奬勵卡換來的筆記本,孩子告訴我,他想把他認識的字全部寫在筆記本裡。於是,之後只要在路上看到不懂的字,他就會問我,然後我就會告訴他、解釋給他聽,他也會記錄下來。那本筆記本後來變成他的字典,我發現他正在用他自己的方法認字和學國語。


    孩子升上國小五年級時,有件事也讓我印象深刻。就是某一次,我同時給三個孩子50元,要他們去買東西。老大、老三都只買一樣物品,而老二則因懂得調配「資金」,50元可以買好幾樣東西。還有一次,老二看我把廢紙送給別人,他就問我為什麼要送給別人,並說我們可以自己拿去賣,就可以賺錢啦!於是,他就帶著弟弟去把廢紙賣掉而賺了52元,然後跟弟弟拿著賺來的錢去7-11換了兩杯思樂冰。從這兩件事當中,我發現這個孩子非常會算。

面對


    孩子小二時發生了一段插曲:他把同學的衣服剪破了。我告訴孩子,這是他做的,所以他要親自去向同學道歉,但我可以陪他一起,我便是要他自己去面對。因為,我瞭解孩子本來就有社交障礙,常常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而我這個做為母親的角色就是看著他,時時提醒他:「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必須要去適應。」我覺得溝通是最基本的,所以一直以來,我陪伴、包容、支持著他,陪他一起面對任何問題。正因這樣,孩子發生什麼事都願意告訴我。我告訴孩子:「媽媽會一直在背後支持你的!」


蛻變


    孩子準備要唸國中時,他告訴我,他不要為了入學考試去補習。於是,他便藉由自修而以第一名的成績考進了私中數理資優班。我著實被這個出乎意料之外的結果嚇了一跳!他還是當年那個比別人發展遲緩的孩子嗎?他還是那個讓老師頭痛、同學抱以異樣眼光的「過動兒」嗎?他還是那個連注音都不會的小孩嗎?……有關孩子過往的記憶:一路上的辛苦與堅持、挫折和希望……一一浮現在我心中,我才發現,我這個當初被判定為遲緩兒的孩子已在這幾年中成長許多,破繭而出,準備開始展翅高飛了。


生而為人,無論是成人或孩子,我們一直都要面臨社會框架的束縛。然而,重要的是自己面對框架的態度。我,一個遲緩兒的母親,因爲學會放下、不糾結,且相信孩子有自己的一片天,而不給自己和孩子壓力,更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僅用愛和寬恕一路陪伴和支持孩子,讓孩子得以快樂的成長,我很替孩子開心,也很開心我可以這麼做。

----------------------------

(感謝Belle媽媽分享協助孩子經驗。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立場)

避免身心科醫療糾紛!
全台唯一精神科監督協會

訂閱電子報學習如何保護自己的人權不受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