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院十八年,違反人權見聞錄

盧博熙口述/公民人權協會研究處整理 「我可以爆料啊,反正我早就把個人生死置之於事外啦!我是出於本身的善意,希望能夠幫助還困在漩渦裡的那些病友。我看到太多受害者了,想到他們,我仍不斷在掉淚!」 「我的案件只是一個切入的窗口。衛福部玉里醫院多陋習,剝削病人勞力,剝奪人身自由。目前還關在醫院裡的那些受害者的問題才嚴重、才可憐,我個人過去受到不當待遇、受到多少傷害,可以一筆勾銷,算了!我希望換取的是,醫院裡的那些病人,不要再像我,受到同樣方式的迫害。」–盧博熙...

未成年人,自殺、精障人數飆升 | 台灣小孩很不快樂?

兒少自殺,一個都太多;兒少精神病患,一個都太重,他們尚未展開的人生、是家庭與社會的遺憾。2019年中華公民人權協會(CCHR)針對衛福部統計處釋出的數據進行分析,發現近年來,台灣的兒童及青少年自殺、自傷人數,相較於10年前足足增長6倍,並且這十年來自殺人增長十倍,與精神科患者數量呈現極為類似的走勢。...

從現代人的精神問題論療癒身心靈【公聽會參考資料】

文/劉承武 全國被害人人權協會副理事長 台灣有睡眠障礙的人口愈來愈多,有憂鬱症、躁鬱症問題的人也愈來愈多,衛福部的統計資料顯示,台灣已超過十分之一的人口,精神不平衡到必須去看精神科。目前國人無論失眠、憂鬱症、躁鬱症等情緒或精神問題的患者,會出現先用西醫師治標,再試著用中醫師治本的現象,最後被製成標本的永久後遺症。...
北有小悟空、南有愛因斯坦

北有小悟空、南有愛因斯坦

愛因斯坦、邱吉爾、愛迪生和莫札特,這些名人有什麼共同之處呢? 他們在學齡時期都是令人頭痛不已的問題兒童。如果他們生在現代,很可能會被精神科或兒心科醫生診斷患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不過在他們那個時代,由於過動症這一詞不存在,所以他們只被視為難以應付的小孩,但萬萬沒想到日後卻都成為不凡的人。...
有病的不是孩子

有病的不是孩子

文/楊佳寧 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景觀與環境規劃博士 在層層疊疊的反核、抗爭、競選及母親節特賣的新聞報導裡,筆者注意到一則四月二十三日,關於過動兒(ADHD)篩檢的報導。這則被媒體以福利政策角度來報導的新聞,有著新北市對過動兒的關懷,有著精神科過動症門診第一次免費掛號和治療的福利,更有著精神科醫生的警語:「要趁早治療,否則會更糟」。每位住在新北市國小二年級,對學校充滿信任的孩子的小手,必須拿著彌封著並夾帶在聯絡簿的過動兒篩檢表,帶回家,請父母填寫。...
有話要說 — 全民大餵藥

有話要說 — 全民大餵藥

(文/陳宜姍藥師) 健保之下的全民大餵藥 我是藥師,在藥學教育的養成下,我知道藥就是毒。我不隨便給自己及家人吃藥,即使只是顆人們習以常的止痛藥。 藥,應該只在確實的診斷及檢驗後,針對適應症給予短期治療,之後,就該停藥。發現根本原因,給予適當的衛教與飲食建議,才是健康之道。然而,許多精神科藥物的問市,卻反其道而行。服藥者未經過確實的病理檢驗數據,不用測腦中的血清素,你只要告訴醫生,睡不著、覺得煩、懶得動、生活沒目標,就有機會吃到藥。...
教育不是藥物

教育不是藥物

文/何雅芳 社工老師與代課老師 我在台東地區從事教育工作及社工工作將近十一年,這段時間與許多孩子相處、共事。在處理中輟生及關懷學生的輔導工作裡,我看到了許多來源相同的問題。 在我服務的近一百五十位個案學生裡,有不少人因為行為偏差,被學校老師建議到身心科(精神科)就診,或是以身心科診斷為由請長期病假,不用到校。這些孩子有暴力行為、無法控制衝動、沒有禮貌、價值觀偏差、自我感覺低落、容易悲傷、隱藏自我、軟弱或易受朋友影響……等等,但追本溯源,與家庭問題脫不了關係。有句話:「種因於家庭,顯現於學校,惡化於社會。」對我而言,這再真實不過。...
避免身心科醫療糾紛!
全台唯一精神科監督協會

訂閱電子報學習如何保護自己的人權不受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