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戒藥成功,快樂清醒做自己!

口述/小鈴

中華公民人權協會編輯整理

不孕的壓力使我憂鬱

我在民國83年結婚,婚後多年,一直無法懷孕,雖然採取了一連串中西醫不孕症治療,但是都沒有結果,讓我不論在身體或心理層面上,壓力都特別大。我常常不快樂,慢慢地封閉了自己。只要一出門,或是參加聚會,就會碰到有人詢問我懷孕的事情。我非常不想面對這個問題,為了避免跟別人有任何社交活動,我開始變得焦慮與憂鬱了,負面想法越來越多。

民國94年某一天,一個跟我很要好的前同事來電。跟他聊到我當時的狀況,他便建議我去台南,找一位他熟識的精神科醫生幫忙。我聽從了他的建議,找到了那位醫生。我告訴醫生我都不想面對人,他聽了,就開藥給我,醫生告訴我:「這個精神藥物的劑量很小,不會有什麼副作用,一天吃兩次,一次吃一顆。」我照著醫囑服藥,一開始,確實感到沒有那麼不快樂了,因此覺得藥有效。認真又跑了兩次台南,漸漸的認為自己真的有病,需要看醫生,長期吃藥。於是我有了在台中就近就醫的想法。

小小藥丸卻極端影響情緒

我在網路上找到一間位於台中南屯區,頗有好評的精神科診所,一樓是診所,二樓是他的諮商室。他是我的第二個精神科醫生。我將我的症狀與就醫病史告訴醫生,我問:「我需不需要做諮商?」醫生說:「用藥就好。」我吃了一星期後回診。這次的改藥讓我覺得不舒服,很不能適應。我提出想繼續吃之前台南醫生開的藥,這位台中南屯的精神科醫生告訴我:「我今天換的藥跟前面醫生用的藥差不多。雖然外觀不同,但成份是相同的,只是不同藥廠做的。」

聽醫生這樣解釋,我就繼續吃了。但是吃了以後,反應與上次大不同。我突然覺得太快樂、太嗨了,晚上無法睡覺。第二天我就趕快回診,醫生說:「這個藥不適合你,幫你換。」換了藥,我變成整個情緒往下掉,好想哭,非常悲傷,非常不快樂。就這樣來來回回,經過一兩個禮拜的調整,終於慢慢調到適合我的藥。醫生告訴我:「用了這個藥,就不能隨便不吃,就像慢性病這樣吃。」

幾次的試藥與換藥,我見識到精神科藥物的厲害了,它真的會左右一個人的心情,簡直像毒品一樣可怕。一顆小小的藥丸,輕易把我的情緒推向兩個極端,這個經驗讓我訝異不已。

後來又換了一家公立醫院,每次拿三個月的處方箋,持續好多年。每回門診時,如果表現出心情很好,醫生就說:「最近你好像很快樂,那處方箋就照舊」;如果就醫之前有什麼問題,心情波動比較大,跟醫生抱怨,醫生便說:「那這一顆藥,再多加一顆或多服用一次。」這樣的情形,發生了好多次。以後去醫院,我為了不讓醫生增加藥量,我都勉強自己裝作很好。

精神科醫生不願意幫我減藥

同事與朋友知道我長期服用精神科藥物,不時好心的提醒我,別太依賴藥物,否則會有反應遲鈍、記憶力變差、手抖、心悸等一些副作用,也會傳一些相關報導讓我參考。我開始考慮,能不能慢慢減藥,戒藥。我跟我的精神科醫師討論了很多次,他一直告訴我:「這個劑量都是很輕、很輕,沒問題,但是不能不吃,也無需減量。」這家醫院,我從民國94年一直看到102年離開。因為醫生不願意配合我,幫助我減藥。

為了求減藥戒藥,我換了家醫科就診,每次仍然會拿到三個月的精神科藥物。這位醫生也提醒我千萬別停藥,減劑量就好。天不從人願,民國106年,我的孩子被宣布得了癌症,我為了照顧他,選擇提早退休。因為擔心孩子的病情,我的焦慮症發作了,整天提心吊膽,魂不守舍,腦中充滿負面想法。

忘記吃藥的可怕後果

退休後我有很多時間,可是我卻走不出家門,整個人繃得很緊。孩子的病情讓我更負面、更擔心、更無助。我越焦慮,就得吃越多藥,我只能抱著藥物不放。我如此焦慮,需要有個人傾訴,因此借助心理諮商,多多少少撫慰我的心靈。

依賴藥物的惡果是,我偶爾藥忘了吃,馬上就有症狀,而且一次比一次更嚴重:

症狀一、全身冒冷汗、燥熱、心煩、易怒,很容易跟人家摃上。一下子又很沮喪,看到人群就很害怕,很沒有自信,很想躲在角落,不想跟人接觸。

症狀二、胃部極度不舒服,喘不過氣來,常常藉由嘆氣,或靠深呼吸讓自己好過一點。

症狀三、不快樂,極度擔心,充滿負面想法,常感到活得很累很辛苦,活著沒意義!個性變得很猶豫不決,常做反悔的事,覺得很痛苦。一下子就很沮喪,看到人群都很害怕,很沒有自信,很想躲在角落,盡量不要跟人接觸。

藥物對我的情緒造成負面影響

這樣被藥綁住,我覺得自己沒能力去愛人,沒辦法專心聽人說話,更不用說關心與付出。做什麼事都拖延,很簡單的事情,也沒辦法做得好,又容易動怒。他人講什麼,我都可能曲解,更遑論體貼他人,同理他人。我會抓狂、暴怒、抱怨家人。事情發生了,又後悔不該對孩子、老公、婆婆這樣。這樣狂亂的情緒反反覆覆的發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是故意的,而是無法控制。知道自己做錯,卻又拉不下臉來道歉,整個人就像一隻刺蝟。

雖然退休了,解除了工作壓力,我卻把自己關在家,痛苦過日子。我心想再這樣下去,自己都活不下去了,要怎麼陪孩子抗癌呢?我應該要好起來,不可以再給孩子負面影響,而且他正在成長,像一個海綿,身邊發生的好事壞事,都會吸收進來,我不該造成他心理的陰影。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把自己的病治好,一定要健康起來,這次我要擺脫藥物控制,我要戒藥成功!

我有一個乾弟弟,他一直吃精神科藥物,大概吃了一、二十年。到後來,藥越吃越多,越吃越重。他沒有尋求專家協助減藥,而是突然決定不吃藥。這麼做,讓他的情緒狀況更糟,他痛苦到受不了,再也活不下去,竟然自殺。我有這樣的前車之鑑,知道自己不能冒然減藥斷藥,一定要有經驗豐富的專業醫藥人員,協助我做減藥戒藥這件事情。

下定決心戒藥

很幸運的,108年的某一天,有人介紹我找賴藥師。賴藥師專精於精神科藥物的戒斷,且擅於心理對談。我信任他,也很積極的配合。賴藥師說:「減藥要循序漸進,先從八分之一顆減,再來四分之一顆,加上每周三次理療,慢慢戒藥。」但我太心急了,藥師說減八分之一顆,我卻自行減掉四分之一。僅僅只是多減了八分之一的藥量,我整個人馬上不舒服。以前那種因為忘記吃藥,而造成身體極度不適感覺又回來。我覺得靈魂和軀體是分開的,我無法控制身體,沒辦法專注,心思愰忽,靜不下來,沒辦法穩定,站也煩、坐也煩,胃不舒服,頭部沈重。但我想早點擺脫藥物控制,於是咬著牙撐著,盡可能把這些痛苦的感覺熬過去。

藥師建議我:「去運動吧,可以刺激腦內啡,會比較舒服一點。」運動確實有幫助,我逮到機會就走路、運動,盡量讓自己流汗。戒藥過程裡,情緒還是會反反覆覆,起伏很大,但我知道那是藥毒還沒有排乾淨的原故。我更積極的配合藥師,持續理療與運動,加上服用營養品。意志堅決的我,又有賴藥師正確的減藥技巧輔助,我努力了兩、三個月後,成功的把精神科藥物給戒掉了。和已過世的乾弟弟相比,我真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

戒藥讓我重生

回顧我吃藥的那段時間,我覺得記憶力明顯造成損傷。這種精神科藥物,讓我的記性變得很不好,思考也不像以前那麼敏捷。另一個影響是,我覺得自己越來越沒有耐性,也掌控不好情緒。

前一陣子,戒藥成功,整頓好心情的我,也把家裡上上下下地整理了一遍。我才發現,在衣櫥裡,藏著許多之前買的衣服、洋裝、褲子。我有好多年都沒看它們一眼,更不曾把它們穿上身。原來我有這麼多漂亮的衣服可以打扮自己!我現在喜孜孜的每天換一套衣服,連孩子都的讚美說:「媽媽,妳最近怎麼穿這麼漂亮?」看到自己打扮得體,容光煥發,連心情都很美麗。

孩子覺得我改變很多,不再像從前那樣焦慮。家人和我之間的相處也輕鬆和睦太多了。我開始享受退休生活,把它安排的比我退休之前更加精彩。我感謝自己的意志力和積極的心,挑戰戒藥成功,我終於可以清醒,快樂地做自己了!

 

(感謝小鈴接受專訪,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立場)

 

避免身心科醫療糾紛!
全台唯一精神科監督協會

訂閱電子報學習如何保護自己的人權不受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