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時開始,「吃精神科藥」的人似乎逐漸增加,包括我的親姊姊。連我的孩子也差點落入這個陷阱……


姊姊的吃藥經歷我的姊姊曾經斷斷續續吃了5年的精神科藥,那時我仍未婚,親眼目睹了姊姊那5年的狀況。記得從姊姊吃藥起,她變得和以前判若兩人,像是:兩眼無神、身體僵硬、表情呆滯、講話緩慢、舌頭一度無法縮回等情形,皆在她身上輪番上演。再者,她的情绪起伏很大:有時害怕人群;有時又過度自信,覺得自己像大明星一樣,有好多人在看她,但事實上並沒有;有時情緒低落,有時又非常的High……種種現象讓我覺得:姊姊吃藥非但沒有改善,反而讓我不認識她了!家人一度非常擔心。這也是我認為精神科藥是「陷阱」的主因。

訂閱每周電子報

了解精神科(身心科)與你的關係,觀看過來人服用藥物的經驗與如何保障自己的醫療人權不受侵害。


我的孩子被診斷「需用藥」

婚後,我有了兩個孩子。過去,從來沒人教我如何做一個媽媽,直到我自己有了孩子,才開始學習當媽媽。起初,由於我要上班,便麻煩長輩幫忙帶我的大兒子。我的大兒子從小就精力旺盛且活潑好動,9個月就會走路。因為怕他受傷,所以對他限制很多,例如:要他乖乖坐好、不要動……種種方式,沒有經驗的我在種種的壓力下也常常指著小孩,讓他很辛苦,我也痛苦,被多所管束的大兒子因而有時會情緒比較浮躁。


大兒子上國小一年級時,因為很皮、愛玩、坐不住導致上課無法專心,讓老師很困擾。老師便建議我帶他去看「兒童精神科」。於是,我聽隔壁鄰居的介紹,帶他去看了精神科醫生。醫生先讓我填一些評估資料,可能是病人多還是什麼因素,在短短的時間內看了一下評估單後,醫生便告訴我:「您的小孩罹患過動、注意力不集中的ADHD,我先開藥給他吃,下次再回診。」當時,我覺得醫生診斷的態度很草率,在他身上我看不到值得信服的專業度,所以,回家後我並沒有讓小孩吃藥。


之後,我又帶孩子去某大教學醫院看「兒童精神科」,一樣是填了一些評估資料。醫生看了資料後就說,我的孩子正處在過動的邊界,建議吃藥。回家後,我也沒讓他吃。因為我在想:除了吃藥,醫生是不是有其他方法,像是「物理治療」之類的,可以幫助我的孩子?後來,我又掛號回診。那一天,我把兩個孩子都帶去醫院,而兩兄弟在那兒跑來跑去、玩得很瘋的狀態恰好被醫生看到,於是,醫生就斷定大兒子確實罹患「過動症」,一定要吃藥;小兒子也罹患過動症,也要吃藥。當時小兒子才兩歲,醫生的診斷著實讓我覺得非常誇張。這一次,我依然沒讓我的孩子吃藥。

我的孩子的學習與成長

一、大兒子部分

(一)學習方面

大兒子從小到大,只要他要求要學的課程,我都會讓他去上。他學過畫圖、烏克麗麗、小提琴、鋼琴、武術、跆拳道等,只要他喜歡的,我都會支持他。不過,因為他比較靜不下來,學不會通常就放棄了,以致維持不了多久。惟有小提琴這一項,他學得最久,總共學了兩年的時間。無論他能持續多久,我皆抱持「順其自然」的態度,不會因為他的「三分鐘熱度」而責備他。


(二)玩樂方面

大兒子最喜歡益智遊戲,因為想贏,他會認真的玩。此外,他也會跟鄰居的孩子打羽球,他會用技巧,讓對手打不到球;還可以一邊鬥嘴、一邊打球,算是技術嫻熟。

(三)品行方面

大兒子今年國二,是學校田徑隊成員,因為長得高又力氣大,學校常常請他幫忙搬東西。有一次放學時我去接他,他很晚才出來,問他原因,他表示因放學後大家都走光了,沒有人關窗,於是他留下來把教室的門窗關好再離開,才會較慢出校門。對於他的熱心與主動,我頗感欣慰。而上了國中之後,他可以每天自己起床,騎腳踏車上學;肚子餓了,還會自己煮東西吃;也是老公工作上的好助手。我覺得他很健康、活潑、開朗、有正義感、負責任,是一個貼心的孩子。


二、小兒子部分

小兒子今年小學三年級,從小他就很好帶,可以溝通,他是讓我很放心的孩子,學校老師也稱讚他很乖巧、懂事,還問我是怎麼教的。


三、我對孩子的照顧

我會利用假日帶孩子們去外面走走、散步。在飲食上,我比較注重食物的來源,並且自己下廚,讓孩子們可以獲得所需的營養。


沒吃藥是正確的抉擇我知道沒有讓孩子吃藥的決定是對的。為人父母的者,不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平安、健康、快樂的長大?我的孩子沒有因不吃藥而每況愈下,相反地,他們的表現都讓身為媽媽的我覺得安慰。而我的姊姊也已停藥很久了,她現在是一位擁有自己工作室的髮型設計師,每天都非常的忙碌。
感恩我很感謝當初自己的決定,更謝謝曾經幫助過我的每一個人。

(感謝Jean媽媽接受專訪。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立場)

避免身心科醫療糾紛!
全台唯一精神科監督協會

訂閱電子報學習如何保護自己的人權不受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