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哥馬永裕

我要說一個痛徹心扉的故事,一個至親手足的生命故事。

我的親哥哥馬永裕,是家中獨子,單純善良,品行端正,就讀國中時被選為糾察隊,大概因為平日太認真執行老師交代的任務,不知不覺得罪了人,有一天放學途中竟遭不良同學霸凌圍毆,他了解媽媽脾氣,一直不敢向她求助,被霸凌多年後才約我這個妹妹壯膽,一起報告媽媽,不料生性易怒的媽媽果真不分青紅皂白,嚴厲拍桌痛罵,哥哥突然又遭受難以辯解的極大委屈,身心重創之下,當場暈倒休克,送醫急救診斷後,發現已不幸罹患腦部電位錯亂的精神分裂症。

哥哥曾經分別接受台大及榮總精神科的治療,因家中生意繁忙,無暇照顧,他就在國中已畢業的17歲那年,在母親堅持下被分別送進桃園及新莊療養院,住在精神療養院及慢性精神病房長達40年!

在我信主兩年後,已證明信仰的是宇宙萬物的創造者,深信造物主可以重造救治哥哥破碎分裂的靈魂,因此日日代禱,並且傳播福音給家人,希望家人不要再迷信,積極帶領哥哥及父母慕道三年,瞭解聖經與真理,順利接受赦罪洗禮,歸入主名。哥哥信主後,繼續住在新莊療養院,雖然無法常去教會聚會,但我總在每年靈恩會期,親自帶領他進入教會領聖餐禱告祈求,從未間斷。

民國100年2月16日,哥哥受洗信主後第五年,突因長期精神藥物累積造成中毒癱瘓,送入新莊署立醫院急救,醫生斷定難以救治,建議考慮轉送一般安養院臥床照顧,但因本人信仰堅定,代禱出現一位海外醫術甚佳之主內同靈醫師協助搶救,竟奇蹟似的在6天後即可下床走路,再經過3個月的積極治療,戒斷了所有精神藥物,療養院醫師驚訝其恢復神速,同意繼續讓他接受治療到可以完全離開精神療養院的程度後,才轉住一般安養院。

那時他的身心狀況已恢復到可打籃球的程度,行動自由自在,並且每週都進教會享受安息聖日,蒙神光照,接受執事的愛心按首代禱以及眾信徒的長年愛心代禱,貌相日異更新,靈魂漸漸清醒可見,在帶領照顧他的八位看護中,就有六位因目睹此情此景而感動得想信主,其中一位曾見天堂異象,一位則得聖靈!感謝主恩。此外,一位曾欲自殺的中年老闆見我哥見證,看到他接受醫療前後的照片,非常感動,也決定進入教會,經陪談輔導,5次安息日聚會,自殺念頭即全然消失!

永裕的精神藥物中毒症狀,經多方長期醫療配合救治後,也讓眾多精神科醫護人員不斷看到他病情進步的奇蹟。他遭受苦難長達40年,在人生最後的7年期間,他得以廣傳主恩主名,榮耀神能神恩,並且讓很多朋友瞭解到霸凌與精神藥物處理的要領,瞭解到藥物累積副作用造成的嚴重傷害,也可謂遺愛人間了。

在永裕的治療過程中,要特別提起的是我們曾經受到國外自然醫學醫師的幫忙,用了很先進的德國醫術治療他的腦部,把藥毒排出來,並做細胞訊號的修正處理。在減藥、斷藥的過程中,出現了很多因藥物副作用而產生的暴力,例如他曾把一片很大的強化玻璃打碎,也曾在教堂吼叫;這種減藥的過程非常辛苦,他的皮膚持續不斷的潰爛,一天拉肚子十幾次,要洗十幾次澡,情緒也不穩,狂吼不斷,看護因而非常辛苦。我用三個月最快的速度,斷掉所有的精神科藥物後,大概再花一年多做修復的工作,包括腦部和整個身體的修復,以及靈魂的恢復、甦醒。

在這過程中,我同時進修了實用的生命科學課程,以幫助哥哥復健,並處理家人的疑慮與溝通問題。此外,還固定帶他進教會唱詩聚會,帶他去旅行,多看優美的景色,重新建立他的圖像記憶,與親人聚餐..等等,讓他過正常的生活,他的一些負面症狀都慢慢不見了,暴力也完全消失了,從此可以笑咪咪,開心的生活了。

此外要特別提出來說的是,他完成了精神藥物的戒毒程序後,民國101年某一天在教堂聚會時,突然淚流滿面地說出30幾年前霸凌他的學生名字,慨歎自己竟被害成如此淒慘!這真是不可思議的奇蹟,顯然他的藥毒排出後,靈魂已經不受綑綁,能夠將鬱積心中已久的事自在表達出來了!他在六年後的107年8月30日離開人間,年僅55歲。

這是我親力親為的真實案例,如今想來還是隱隱作痛。他整整在療養院渡過40年,我為了搶救唯一的親哥哥,獨自努力整合眾多正確醫療知識與生命科學技術,真的非常艱苦,還有龐大的醫療費用和體力的大量消耗等等問題,實不足為外人道也!

我希望讓看到我的至親手足永裕哥哥真實故事的朋友,對生命的價值有所瞭解,並知道應該依循正確的管道、方法與技巧,處理霸凌、工作、家庭等等有關的人際問題,尤其是精神科藥物的使用問題,以免於藥毒的危害。有正確的信仰,有真理的引導,有妥善的生命教育與課程學習,是解決類此問題的關鍵。但願我的這項見證能讓社會大眾省思,讓更多人走對方向,理解生命的真諦,並找到喜樂與平安!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立場)

你也許沒聽過身心科藥物的副作用
真相往往更令人難以接受

身為全台唯一身心科監督非營利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