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背景

   我很害羞、內向,在家排行老么。從小,媽媽就非常保護我,即使是長大了,她都不放心我自己一個人出門。像是:我要求去打工,媽媽就說:「在家就好。」再者,她也不准我做任何可能發生危險的事,例如:騎摩托車等等。對媽媽來說,我只有在她的視線範圍內才是安全的。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的我,因此變得很依賴。

訂閱每周電子報

了解精神科(身心科)與你的關係,觀看過來人服用藥物的經驗與如何保障自己的醫療人權不受侵害。

工作與婚姻

   雖然媽媽不放心我出門,她倒是沒有阻擋我外出工作。我曾在工廠工作過,後來,則換到一家洗衣店當僱員。洗衣店的老闆對我非常嚴格,很多事情都要求我一定要「做到位」,其中一項是:只要有客人進來,都要跟客人說「您好」。對內向的我來說,這是非常痛苦的,我開始覺得老闆很煩,也很不願意做這件事,但卻不得不面對。

   過了一年,老闆告訴我,他要去做別的工作,問我要不要接下這家洗衣店。當時,我懵懵懂懂的,也不知道接下洗衣店對我到底是好是壞,只是心想:如果沒有把店接下來,我不就失業了?那時我剛結婚,我的老公便幫我頂下這家店。正因為開洗衣店的關係,我和老公從婆家搬出來自己住,這其實違逆了我婆婆「每天都能看到兒子」的希望。

   我的婆婆非常強勢而且能幹,即使我是個對自己要求很高、為了在婚後可以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原本完全不會煮飯,還會特地去學習做飯、打掃等事情的努力的媳婦,每次看到我婆婆,我依然很害怕自己不合她意。21歲時,我就踏入婚姻,或許因為年輕,我對婚後生活並沒有多想,包括婆婆是什麼樣的人……

   就在我和老公搬出來住之後,我的婆婆開始頻繁地打電話給我,主要是為了問我當天煮飯的狀況,像是煮什麼菜等等。每當她問我,我就得一五一十的告訴她。而婆婆只要聽到我沒有煮肉臊、一餐中沒有魚、沒有湯,她就會開罵;甚至只要做飯順序沒有按照她的方式,我就只有挨罵的份。可以說她每次打電話來都沒有好事。當時,我只覺得她很煩、很愛碎念,卻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她,只是任由她責罵我。正因如此,每次只要「未接來電」顯示的是婆婆家的電話,我的心裡都會非常害怕。

尋求宗教力量

   婚後前10年,我都是過這樣的日子:接婆婆一個禮拜二到三次打來的電話,然後被她「精神轟炸」;每個禮拜六晚上下班後到隔天下午,和老公、小孩回到婆婆家住,繼續承受婆婆的碎碎念和責罵。每次被罵我都非常不快,但我選擇忍氣吞聲,什麼都往肚子裡吞。只是,日子久了,我覺得自己快要得憂鬱症了。因此,我開始尋求:宮廟、「老師」、唸經文等宗教的力量,只盼能解決我的問題。「老師」告訴我,這些遭遇是我的「業力」,是我「上輩子欠的」,所以這輩子要承受一切。我接受了「老師」的說法,於是我更努力的修行。然而,我並沒有覺得比較好,反而感到自己更悲慘、壓力更大,甚至覺得自己有了「被害妄想症」:因為既然我「上輩子欠人」,那不表示我隨時都可能「遭受報應」嗎?

痛苦泥淖

   從此,我便陷入了「婆婆的責罵」和「宗教的業力」的泥淖,因而影響到晚上的睡眠。我覺得活得很痛苦,完全無法控制自己不鑽牛角尖;我也常常覺得很焦慮,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非常的沒有安全感。

吃藥

   我的母親很能幹,年輕時,家裡的大小事都是她在張羅。如今的她,卻因吃了十幾年的憂鬱症藥,變得不愛出門、什麼都不想做。然而,即使看到母親有這樣的狀況,痛苦的我卻依然想去看精神科、吃藥,只希望自己可以因此去除「鑽牛角尖」的行為。於是,我請老公陪我去精神科就診。到了診所,醫生問我怎麼了?我便告訴他,我一直有「鑽牛角尖」和「擔心有事會發生」的情形,也非常不安。醫生聽了,便說我罹患了「憂鬱症」和「焦慮症」。我問醫生該怎麼辦,要如何解決?醫生居然告訴我:「你就不要想啊!如果你要想,我也沒辦法。」我聽了心想:叫一個憂鬱症的患者「不要想」簡直是天方夜譚。頓時,我感到自己根本白問了這個問題。不過,我想試試看吃藥是否可以讓我控制自己不再胡思亂想,所以我決定吃藥。

   我吃了一年多的憂鬱症和焦慮症藥,吃藥讓我經常昏沉、想睡覺。我感覺所謂的「藥效」,
就是讓我產生「昏睡感」而沒有多餘的體力和心思去想之前的事情。但是,我卻因為精神很差而無法好好工作和帶小孩,甚至曾因不知為何失控的情緒,打了孩子,還把他們摔到椅子上!吃藥後除了精神不濟、想睡覺、有點恍惚之外,我的體力也變差了,而且無法專心。還沒吃精神科藥之前,帶孩子、顧店,我都得心應手。但吃藥之後,沒有動力、體力、更是無精打采,每天昏昏沉沉的。我是一個願意面對問題的人,原本吃藥只是希望自己可以不要再鑽牛角尖。但我卻發現:藥吃了,問題還是沒有解決。於是我決定不再吃藥。

停藥

   在決定停藥前,我問過醫生不吃藥的後果,醫生告訴我不能馬上停藥,要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減藥。但我並沒有聽醫生的話,領藥回家後,我一顆藥都沒吃。因為我認為,吃藥不但沒有真正解決我的困擾,還讓我飽嚐精神上的壓力,所以我不吃。當我做了這個決定之後,我就真沒吃了。吃那些藥讓我很後悔,因為停藥後,我才發現自己記憶力變差、反應變遲鈍了。

人生低潮

   37歲到39歲這三年,是我人生最低潮、也最倒楣的一段時間,我更努力跑宮廟修行,期望能改變接二連三的風波。這段日子發生好多事。例如:和強勢又愛吵的隔壁鄰居為了廣告看板架設位置的糾紛、摩托車被偷、老公買了一間沒有人要住的房子,以及為了這個房子所導致我和老公之間不斷的爭執……

轉機

   當時,我很迷惘。直到有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本書。隔天,我在書局找到這本書,馬上翻閱。就在我閱讀的當下,我便發現自己找到了答案!而且,書中的知識也打破了之前讓我惶恐的業力之說。我決定放下恐懼,做回我自己。

改變

   首先,我鼓起勇氣去做我這輩子最害怕的三件事。第一件事是:游泳。一向非常怕水的我,選擇在最冷的冬天去學游泳,因為冬天人少,可以讓我專心學好游泳。第二件事是:自己開車上高速公路。第三件事是:坐飛機。原本的我害怕不著地的感覺,因為那讓我沒安全感。但我突破了自己,就像破繭而出的蝴蝶。

   再者,我也察覺了我的老公跟我媽媽一樣很喜歡控制我。老公曾告訴我,擁有我,他才會快樂。但是,他卻常以言語威脅、恐嚇我。於是,我告訴他,我不喜歡被控制。在那之前,出門都是老公開車載我,即使是參加女性朋友的聚會,我從來都沒有單獨去過。我開始跟老公爭取,甚至抗爭。現在的我,都自己開車去上課。我也告訴他,我倆不用什麼活動都黏在一起。我亦鼓勵他跟朋友一起去爬山、唱歌、運動。

   此外,婆婆因為強勢的作風,而發現自己失去很多東西。加上我的改變,這兩年,婆婆終於會稱讚我了。

領悟

   之前的我很內觀,常不斷反省、自責,也常因自己的善良而被利用、傷害。現在,我做回我自己,有話就說,不再往肚子裡吞,我覺得這樣才是對的。雖然,我的人生經歷了很多挫折與磨難,卻不斷有貴人出現提點我。此外,我也因為上課而提昇了面對能力和覺察力。後來,我才知道我很幸運,因為我自行斷藥卻沒事。但那其實是危險的,服用精神科藥是不可以自行斷藥的,要經由醫生幫助逐步停藥才是。

   一路走來,我發現,很多的壓力僅來自於逃避和不敢面對。從我停藥到開始學習正確知識之後,我漸漸回復了自己原本的個性。當我回首從前的自己,更確定現在的我真的不一樣了,因為,我可以開開心心地過每一天。

——————————————————————-

(感謝Sara小姐分享戒精神科藥物經驗。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立場)

避免身心科醫療糾紛!
全台唯一精神科監督協會

訂閱電子報學習如何保護自己的人權不受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