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戒安眠藥,宛如重生

口述/阿民哥
整理編輯/CCHR公民人權協會

我現在六十幾歲了,身體比45歲時還要好。真慶幸在身心保健的道路上,我懸崖勒馬,沒有繼續看精神科及吃精神科藥物。

我住在台中北區,青壯年時,開了一間酒吧,生意其實滿不錯。但是為了工作,每天都很晚睡,而且也免不了需要喝酒。那種生活持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後來體力開始疲乏,雖然覺得累,但是躺在床上卻一直都睡不著覺。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試著用酒精放鬆自己助眠,但是到了後期,是連喝酒都睡不著覺了。

我睡不著了

一開始喝酒是為了工作,再來喝酒為了睡覺,後來就是喝酒也睡不著了。到了大約民國94年、95年左右,因為我實在睡不著覺,那真是很痛苦,所以想到的一招就是吃藥,吃藥比較簡單。我於是前往離家不遠的台中市西區劉X賢精神科診所看診。

第一次看診時,我就把自己的睡眠需求跟診所的劉院長說。在沒有做任何檢查的情況下,劉院長就只是問問題,和我聊聊天,講一下話,然後就說:「這個沒有關係,這個ok,吃藥就好了!你就想睡覺的時候再吃就好了。」他說的一派輕鬆,也讓我很安心,當時自己也覺得想睡覺再吃藥就好了,這樣很好。

我照著醫囑,就「想睡覺的時候」吃藥。結果可想而知,一旦吃藥,吃到後來就沒有辦法停了。沒吃藥,根本就沒有辦法睡。而且到後來,演變成不吃藥,怎麼可能睡得著?那是在心理上特別依賴藥物的感覺。

早期在看醫生拿藥吃之前,我在我朋友那邊拿過鎮靜劑,小顆黃色的,我吃了那個就能睡了(當然這不是正確作法)。結果吃這個醫師開的藥,包括使蒂諾斯Stilnox(10mg)鎮靜安眠藥以及得安緒(又稱福祿喜)Deanxit (0.5mg)抗精神病藥,一吃就可以睡滿八小時,我覺到這些藥物夠厲害。

好厲害的藥令我睡滿八小時

我第一天吃安眠藥的時候,我非常興奮,因為醫師說這個可以睡好覺,我第一天真的有睡滿8小時,興奮地醒過來,心情好得不得了。然後慢慢的,我不確定多久之後,睡眠時間就慢慢衰減,從7個小時,變成6個小時,最後只剩下能睡5個小時。所以當自己吃到兩顆或三顆藥的時候,自己就知道,我已經很嚴重了。而且我吃了同樣劑量的藥物,但是睡眠時間一直在縮短。當我去找劉院長說這種睡眠縮短的現象時,他就又增加我藥物劑量。

於是,我的藥從1顆變成1.5顆接著增加到大約2.5顆的量,甚至還給了我1顆紅色抗憂鬱的藥物。可是每次藥物的劑量增加時,只是短暫的增長睡眠時間,過一陣子後,還是出現相同的問題,睡眠時間又開始慢慢衰減,週而復始。

這是讓我覺得非常恐懼的事情。精神藥物劑量逐漸增加,但睡眠時間卻在縮短,我就覺察到糟糕了。

精神科藥物大約吃了半年、一年以後,發現生活上因為不能不吃藥物,已經有些不能主導,自己變弱了,被環境影響著,沒有能力去改變甚麼東西,我那時真的掉到很差的狀況。

沒有吃藥就甭想睡著

我非常想克服用藥才能睡著的困境,所以曾經試著不吃那些安眠藥物。結果我的最高紀錄是,我36個小時沒有睡覺。記得有一次,我在床上躺了17個小時。我好強的認為,我就不相自己不吃藥會睡不著。

結果我失敗了,我真的還是睡不著。我在面對一個不能睡覺的問題,我嘗試用自己的力量去控制,卻發現不行,情緒會失控。那個時候,精神很崩潰,很挫折,自信心完全掃地,而且最後不得不認輸,還是需要去吃醫生開的安眠藥。也在那時候,出現很奇怪的念頭,自我了斷的念頭。我在吃精神藥物之前,是完全沒有自殺想法的。

我從頭到尾並沒有要求醫生幫我把藥量增加,也不會為了要睡著,自己吞服更多的藥。後來我吃下藥,一次卻也只能睡4個小時,體力不足,工作很累,但是我就撐著,累了再去休息一下。

吃藥後記憶力明顯衰退

一開始我還有去看診見醫生,但到後來,覺得見醫生沒有任何改變,也沒什麼意義,都請我太太直接幫我拿藥,沒有再看診了。

吃藥之前我的記性非常好,記什麼都很清楚,但那段吃精神科藥物,持續2~3年的時間,整個時段的記憶都很朦朧。

我在吃藥物之前,我對事件的發生,例如什麼時候搬家,搬到哪裡,幾年幾月等等,我都記的非常清楚。戒除精神科藥之後,也恢復以往的清晰記憶。就是吃藥那幾年,回想對我而言,是一件非常非常吃力的事情。曾經清楚記憶的事件,發生的時間等等,吃藥那幾年卻無法回想,忘記以前的那些事情是在幾年幾月了。甚至自己什麼時候開始吃藥這件事情,也是以父親往生這個重要的日子,作為一個依據,推估出來的,不然,我真的都記不清楚了。

後來我戒除藥物的過程,花了很大的力氣。我那時候都已經有很不好的念頭和恐慌的情形,會想要自殺,覺得活著幹嘛?時間一到,沒有藥物的時候就緊張得要命,進入一種失能的狀態。

驚覺精神科藥物非戒不可

有幾件事情,讓我非戒除藥物不可。

那個時候父親送急診住院,我到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去看我的父親。早上醒來後呈現一種恍惚的狀態,並且持續一整個早上。那時候我開車要碰碰撞撞才能開得出去停車場。到了醫院,我哥哥看到我,就問我說:「你是怎麼回事啊?」當時我整個人的眼睛是完全無神的,一看就知道這個人有問題。

另外一件事跟我處理店裡面的事情有關:有一次晚上七點多,我打電話給我的廠商,問他說空調怎麼還沒有來處理,結果廠商指出,我中午就已經打過電話跟他講了。我竟然到了晚上,時隔七小時,忘記自己已經有打過電話給他這回事,完全沒有印象。

這件事讓我覺得很恐怖。我還這麼年輕,記憶這樣衰退下去,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以後的日子。

開藥的劉院長從來沒有告訴我藥物的副作用,只是說是鎮定劑,睡覺用的。我發覺自己的狀況愈來愈差,而且有自殺的念頭跑出來,我也沒有打算跟劉院長提起。因為我知道要是跟他說這個狀況,他只會再加重藥量。
這樣說來,其實是我在控制藥物的量,全部都是看我怎麼跟那位精神科劉院長陳述我的近況。如果我真的跟他講自殺念頭,而他開了藥物,我還會猶豫到底要不要吃那顆藥物呢。這樣一番沙盤推演,我決定還是不說的好。

覺得自己能夠從這裡面跳出來,真的還蠻幸運的。我很多同學因為吃到精神科藥物,情緒變得很不穩定,並且無法脫離。

暴躁易怒苦了妻子

吃藥時,自己一度也是有情緒很不穩定、暴躁、易怒、沒有耐性的情況出現。我的太太真的比較辛苦,當時真的沒有辦法。包括當時吃藥的副作用,像是易怒和記憶變差,都是我太太要承擔和面對。

在易怒方面,我在承受壓力到一定程度就會脾氣爆發,與太太吵架,而事後又不能解決吃藥問題,真是讓我很懊惱。在記憶力變差方面,腦袋不記事,生活工作都會受到影響,最後當然是生活一團亂。

從我自己走進去精神科到走出來的這段吃藥期間,我過的很小心翼翼,因為發覺,很多負面的情緒和事情都是過去沒有吃藥的時候,不會發生的。因此很努力的用理性,把這些在內心負面的情緒壓抑著,不讓它爆出來,才沒有讓問題更加惡化。

後來,因為有位朋友在中醫當護理師,他幫我安排去看許美照醫師。我明確的跟許醫師說,我想戒除精神科藥物。於是許醫師幫我進行中醫的物理治療,還搭配中藥給我吃。

中醫中藥解決我的睡眠問題

最初,我先一半吃精神科的藥物、一半吃中藥,後來慢慢調整到都吃中藥。大約在半年之內,我就可以睡到4個小時。再過一段時間,中藥就也停下來了。

十年過去,我現在的睡眠都正常了,自己可以控制睡眠時間,想睡就睡,甚至可以拉長睡眠的時間。身體的健康狀況比45歲時更好。我深深感受到,睡眠真的是一切健康的基礎。

我當年去吃中藥,就是為了戒除安眠藥癮。太太當然也不希望看我吃精神科藥,因為副作用實在太大了。可是我不吃又不能睡覺,接近崩潰也不是辦法,所以那段時間她也很無奈。因此太太對於我吃了中藥後,有效改善睡眠問題很滿意。她覺得丈夫能從藥物中走出來,真是慶幸,否則後果真是無法想像。我們夫妻倆,直到現在,回想起十幾年前的狀況,都還是餘悸猶存。

我想跟正在吃精神科藥物的朋友說:
我覺得每個人一定都有辦法可以走出來。最不得已的時候才要吃精神科藥物,而且只應該用在短期又緊急的情況,藥物的功能應該限制在這方面。現在很多人都已經變成不吃不行的狀態,人都已經被藥物控制了,要再走出來可能不太容易。

吃精神科藥是所有選擇的最後一條路,因為找精神科開藥這條路,就會繼續被開藥,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精神科醫生也沒有辦法再為病人做甚麼。

(感謝阿民哥分享服精神科藥物經驗。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立場)

你也許沒聽過身心科藥物的副作用
真相往往更令人難以接受

身為全台唯一身心科監督非營利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