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瑾媽媽

編輯整理:CCHR公民人權協會

訂閱每周電子報

了解精神科(身心科)與你的關係,觀看過來人服用藥物的經驗與如何保障自己的醫療人權不受侵害。

無知的恐怖教養,造成家庭傷害

不知如何正確教養小孩;沒有計畫而生育;產後沒了工作;對於生活的憂心;造成我將煩躁情緒轉嫁在孩子的身上。情緒變得喜怒無常,讓孩子活在恐怖教養中。

例如,女兒不小心打破東西,我就會很歇斯底里,大聲罵人,大約罵了一個小時,甚至還會動手打她。回想在我弟弟一歲多的時候,帶他去公園玩,他不小心把鑰匙掉在地上,我也會歇斯底里的一直罵他。從兒子會走路講話之後,我的喜怒非常分明,兒子常常被我嚇到哭!

我將自己對待孩子,缺乏正確教養觀的暴行,推卸責任,說自己病了。我姐姐在學精油手工皂的老師知道我的狀況後,推薦我用精油來緩解我的情緒,但效果不好。精油老師告訴姐姐:「你妹妹應該是產後憂鬱症,要去看醫生。」我那時候也懷疑自己有嚴重的躁鬱症,我前1秒還笑笑的,但下1秒就馬上變臉,翻臉跟翻書一樣,連對自己親人也都是這樣喜怒無常。我的兒子兩歲時,我去了身心科看診。一開始跟醫生聊天,醫生都覺得我蠻正常的,在問診的過程中,我已經忘記醫生問我什麼了,我開始痛哭。醫生告訴我:「妳是需要吃藥的。」醫生還問我:「妳可以控制你的脾氣嗎?」我回答醫生:「沒辦法,只要一碰到那個點我就會大爆發。」我告訴醫生,我還有睡眠障礙,所以醫生就開抗憂鬱劑給我。

吃完精神科藥後,我不到半個小時就昏睡過去;但早上醒來時都很累,累到我都不會發脾氣了。後來吃了幾次之後,我發現因此我沒辦法顧小孩,甚至累到需要我姐請假幫忙顧小孩。姐姐建議我再回去找醫生,醫生回應說給的抗憂鬱劑都是最輕量的,後來藥量還幫我減半。服用後雖然沒有之前那麼累,但我的脾氣更大。我覺得這樣不對,所以我又回去找醫生,醫生就告訴我:「你不要吃藥了,去隔壁藥局買顧腦的保健食品。」就這樣突然斷了抗憂鬱的藥物。我買了顧腦的保健食品來吃,但後來因為生活及工作上非常忙碌,最後不了了之。看來這不是治本之法。

自己胡亂幫孩子貼標籤

我的兒子在三、四歲要上幼稚園之前,發現他很奇怪。他喜歡自言自語,拍照不看鏡頭。因此我上網去查資料,發現孩子的行為跟自閉症很像,孩子跟我講話時沒有辦法直視我的眼睛,他一直嘰嘰喳喳的自言自語,人群很多他會怕。

兒子再大一點更怪。我當時的想法是我一定要帶他去看醫生,我不能錯過早療,如果我錯過早療就會害到這個孩子,所以我就帶他去看醫生。

醫生說:「拜託還那麼小,誰規定拍照一定要看鏡頭。這位媽媽我現在跟你講話,我也可以不看你呀,只是因為我是醫生,所以我必須要看你。孩子沒有事。有事的是你,我會建議你去看身心科。」我心想怎麼遇到了神經病,可是我身邊的人都推薦這個醫生,既然醫生說沒事,那我就走了。

看電視八點檔出來的孩子,被老師貼標籤

老公在家帶著兒子看八點檔連續劇,我的孩子幾乎把八點檔連續劇的台詞都背起來了,他的記憶力超好的。然而兒子在中班要升大班時,幼稚園的老師跟我說:「孩子常常自言自語,怪怪的,沒有小朋友喜歡他,因為他會把八點檔連續劇的台詞用在跟同學的對話,被小朋友拒絕,不想跟他玩。」原來我家兒子竟對著同學說:「你給我記住⋯⋯。」(台語)

直到我兒子國小一年級,他在學校狀況頻出。學校老師要我帶孩子去看兒童心智科。老師說,我的孩子有嚴重的過動,上課很愛講話。如果在課堂中,孩子想講話,而老師沒有叫他,讓他發言,孩子就會用哭鬧、大聲罵人的方式處理。但是如果讓他發言,他都說一些文不對題的話,例如,這一堂是國文課,他講的是上一堂數學,或是他講他喜歡的車子等等。老師覺得這個孩子沒有規矩、非常的跳TONE、很衝動、情緒管理有問題、很愛哭,半天的時間可以哭個一、二十次及大吼大叫,所以老師每天寫聯絡簿告狀。

孩子在學校的人緣不好,因為跟小朋友玩遊戲時,他都會要求別人聽他的,而且如果在學校玩捉迷藏,只要被抓到他就哭。扁平足的他,跑不動,所以他就哭。(可能是因為扁平足的關係,跑不動,也蹲不下。)

孩子在國小一、二、三年級時,孩子動不動就哭,動不動就發怒,功課差、體能差、人緣也差,所以他在學校沒什麼朋友要理他。

我依照學校老師的建議,有帶兒子去看兒童心智科看醫生。讓醫生、心理師、復健師一起評估孩子的狀況。大約是四個月後,醫生會診了心理師、復健師、學校老師、父母的資料,告知我們說:「孩子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確診」。我問醫師要怎麼辦?醫生告訴我:「可以靠運動、吃藥、飲食改變,來解決孩子的問題,媽媽你要選擇哪一個?」我回答醫生:「我還不考慮吃藥,再看看。」醫生建議我帶孩子去運動。

在我們等待的這四個月當中,我帶孩子跑遍了很多家醫院,彰化基督教醫院、台中慈濟醫院、嘉義長庚醫院,也跑去新北板橋的一個診所,一樣都被診斷為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

在兒子一年級下學期的時候,台中慈濟醫院診斷他為亞斯伯格合併過動症。每一家醫院都建議我們要吃藥,但我的兩個姐姐勸我,說吃藥不好,應該多試試別的方法,所以一直沒有讓孩子吃藥。

孩子升國小二年級時,有另外請復健師和心理師幫孩子上課,一堂$1000元。為了讓孩子上課,我必須一天做三份工作賺錢,兒子學校老師每天在聯絡簿上,卻是告狀不曾停過。孩子回來哭訴沒有人跟他玩、悶悶不樂、肚子痛等等的情況,即使已上了半年的課程却還是完全沒有改善。我整個人身心疲憊,非常痛苦!

搏命演出,以死相激

當時雖然我有兩個姐姐幫忙,但是回到家,老公對這個問題兒子,他完全不吭半聲也都不管,讓我感到非常的無力。從確認孩子有病的那一陣子,我內心對這個兒子很不捨。但我又沒有辦法幫他,只要他在學校發生什麼事被老師告狀,回來我還是揍他一頓,除了家裡鬧到雞飛狗跳,兒子沒有半點改善。

有一天,我在公司看到一則文宣,故事談一個亞斯伯格症的孩子,如何被從小欺負到大的故事,媽媽也自殺好幾次。我心裡想,我已經看到兒子的未來了,他會被別人一路欺負到大。而且,文章中的爸爸,跟我老公一模一樣,不理不睬,放我一個人扛。

我告訴自己,不要像這個媽媽一樣,自殺幾次不成功,要死就一次死乾淨。我找到的解決方法,就是帶著我的孩子去死,這樣就可以一了百了。想到這裡時,我已經哭到不能自己了,那時我想法是非常負面絶望的:「孩子,因爲你有病,造成我的痛苦;因為你是我的兒子,我對你愧疚;我想要治療你,我覺得應該讓你吃藥,但太多人阻止我讓你吃藥,導致我不敢讓你吃藥。」我老是覺得,除了吃藥以外,其他事情不管我怎麼做都沒有用。

我告訴自己:「是時候了。」我確定要自殺後,就打電話給保險專員,更改保險單的受益人。我把事情都安排好,跟公司請了特休,也幫孩子跟學校請假。當天我開車帶著孩子去鹿港的海邊,把車子停好,遺書放在車上,我觀察四周的環境,一路帶著孩子往海邊走去。

看到大海的孩子,突然仰起頭,開心的告訴我:「媽媽,謝謝你帶我來海邊看海。」我難過得在當下嘶吼狂哭。我問孩子:「你想活著嗎?」他回答我:「我想。」。當時我們的雙腳已經碰到海水了,聽到孩子的回答,我停下腳步,蹲下來跟他說:「既然你想要活著,那我們就要找一個解決方法。」我把孩子擁抱在懷中哭泣,直到情緒緩和一些,我便牽著孩子的手,往回走。

我通常的態度都是非常火爆的,從海邊回來的那個晚上,我用很溫和的語氣告訴我的老公:「給你三條路,第一條路:你要幫忙;第二條路:離婚;第三條路:我自己了結我自己,消失在這個人間,你自己去帶這個孩子。」我老公被我的最後通碟,嚇了很大一跳!

鋒迴路轉,教養觀大轉念

每個星期三,我都會去學校說故事。有一回,認識了一位志工爸爸,他剛好帶兒子的班級,所以他很清楚兒子在班上的情況,這位志工爸爸跟我提到,台中有一位王晴老師應該可以幫我的兒子。我心想,死馬當活馬醫,跟志工爸爸要了老師的電話。心想如果這個解決方案失敗了,我考慮再帶著孩子去海邊。

剛好星期天有一場讀書會可以參加,我聽到王晴老師說:「一個孩子犯錯,不要證明他是錯,要找出原因⋯。過動兒有可能是飲食太多甜食,也可能是過敏⋯。」這些資料對我來說是全新的,我開始每個禮拜日帶孩子去上課。

另一邊,老公開始在網路查很多的資料,去了解如何幫助這個孩子。每天下班回來,他都帶著孩子去密集訓練,像丟球、騎腳踏車衝刺、跑樓梯、游泳,樣樣都來。加上星期日,我也帶著孩子去上王老師的課。兒子有什麼狀況,告訴老公,老公都會處理。我開始覺得事情是有希望的。

由於去王晴老師的教室上課,我發現我改變了。我學會撕掉孩子過動的標籤,去看孩子的優點,孩子做錯事,不用責怪謾罵批評,先問孩子發生什麼事,學會傾聽孩子的想法。

王老師說:「面對孩子要有菩薩的臉。」以前的我,只要孩子做錯事,我會大呼小叫發飆。過去我的女兒非常害怕我。應該是說家裡的人都非常害怕且討厭我,因為我非常恐怖,常常不曉得我什麼時候就會情緒爆炸!記得有一次,在廚房煮麵,女兒在喝水,她不小心噎到,噴得整個地上都是水,我就過去賞了她好幾巴掌,我說:「你除了會搗亂,妳還能幹嘛?」在煮好麵後吃麵時,我覺得我好對不起我的女兒,我一邊吃麵一邊哭,告訴我的女兒:「對不起我打了你,我覺得自己像神經病一樣。」女兒哭著說:「媽媽妳不要這樣子,我知道妳壓力很大,才會這樣子的。」現在的我,越來越可以面對孩子跟孩子溝通。真的感謝身邊的朋友和王老師的幫忙。

學校的老師終於告訴我:「他有進步。例如,在學校哭時,不理他,他很快就停止了。孩子現在會願意跟著大家一起跑步。」到了二年級學期末,老師說:「你們全家的付出,讓這個孩子真的進步很大。」

在三年級時,孩子的學校換了一位新的導師,她剛開始時很喜歡我的兒子,當然老師也知道我兒子的狀況。但是當我的孩子在鬧的時候,老師會當著全班的面前要求孩子去講台跟全班道歉。我問老師:「為什麼要用公審的方式?」老師給我的理由是如果不道歉,班上同學會討厭他。但是我發現其實班上同學還是一樣會捉弄他。例如:當孩子在寫作業時,四、五個同學會突然大叫,他嚇到從椅子上跌下來,全班哄堂大笑。當孩子受傷流血時,沒有人理他。所以孩子很委曲,情緒不穩定,容易大吵大鬧,狀況比一、二年級的時候還多。學校老師希望我帶孩子去吃藥,但我只是敷衍老師,因為我心中認為,我才是真正能幫助兒子治癒的醫生,所以我沒讓兒子吃藥。

這段時間,即使在家努力運動、假日帶他上課,孩子依然不開心。而且老師也只用自己的方式,拒絕接受外來的建議。

後來我就跑去問老師:「請你告訴我,我到底要怎麼做才對?」老師回答我:「照學校的規矩。」我問老師:「什麼是學校的規矩?」他告訴我:「是班規。」我問他:「什麼是班規?」他沒有回答我。因為這次跟老師的溝通,讓我們和老師關係變得很差。

決定轉學,孩子遇到賞識他的老師

後來因為導師讓我兒子在全班面前被同學「公審」,他問全班同學:「所以科任老師都討厭某某某(兒子的名字)?你們喜歡某某某的擧手?討厭某某某的舉手?」當天孩子回到家,哭的非常淒慘。孩子說他要轉學,我們在學期末要結束前的二個禮拜,轉到另一間學校去。

在新學校上學,一開始,有一點擔心,因為兒子的導師是一位資深的老師,對孩子在學校的狀況,從來不會跟家長告狀。

我常問孩子,你今天在學校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孩子告訴我:「媽媽,我有小小的鬧了一下…。」我們問老師,老師也只是輕鬆帶過。

這位老師發現孩子在語文上是有天分的,而且台風很穩。孩子進了台語話劇社後,話劇社的老師可以接受我的小孩的不受控制、跳TONE、太累又會哭等等。孩子很順利地上台表演,人越多,孩子台風越穩。這段時間,我也一直都有帶孩子去上親子溝通的課程,幫助我也幫助孩子很大。我越稱讚、肯定他,他表現越好。現在孩子五年級了,在老師和家人的幫助之下,他愈來愈有自信。

父母的正確教養觀,為孩子逆轉勝

透過公民人權協會,我瞭解到精神科藥物副作用的嚴重性,萬幸自己的堅持,再難也沒有讓孩子服藥。這個過程一路走來非常艱辛,感謝有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兩位姐姐,當初反對孩子用精神科藥,反對到底,保護了我的孩子。我的先生帶孩子運動。我還要特別感謝一位醫生,這個醫生建議孩子轉學,換環境,要給孩子足夠的蛋白質、運動、睡眠。也感謝王老師,我帶孩子上親子課程,學習到很多跟孩子溝通的的方法。

我也發現要多讚美自己、愛自己,才有能力愛自己的孩子。當自己負面情緒來的時候,我會學著閉嘴,騎著摩托車去外面去看看外面的環境;甚至坐在7-11裡面看人,有時我會看到會心一笑。

在我的認知裡面,感冒是需要吃感冒藥的,但孩子的狀況,絕對不是只是吃藥就可以解決的。我覺得那是孩子的特質,並不是病,只是沒有遇到對的老師、對的學校。如果現在你的孩子也遇到這樣的狀況,我可以瞭解孩子很痛苦,父母也很辛苦。父母的堅持非常重要,學校說什麼,我們要去瞭解,並且達成共識。

我真的很建議不對的環境,不對的人,不要有明星學校的迷思,不要委曲求全,必要時真的要轉學,仿效孟母三遷。否則父母辛苦,對孩子也沒有好處。要帶著孩子去運動,去做一些你們會開心的事情。一定要創造快樂和甜蜜的回憶,才能讓你們一起撐過這個困難。

(感謝瑾媽媽分享育兒經驗。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立場)

避免身心科醫療糾紛!
全台唯一精神科監督協會

訂閱電子報學習如何保護自己的人權不受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