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精神科藥的那段經歷,真是我人生的一場惡夢!


美髮事業

訂閱每周電子報

了解精神科(身心科)與你的關係,觀看過來人服用藥物的經驗與如何保障自己的醫療人權不受侵害。


   曾經,我是一位成功的髮型設計師,這要從我15歲那一年說起。當時,我聽從姑姑的建議去學美髮。我從洗頭小妹做起,並利用休假時間上美髮課,一路不斷地學習,像是:一整年每日學費3000元、由來自世界各地髮型設計師親自指導的課程,以及國外一周的進修課……我都積極投入。正因我喜歡學習,幾年之間,我便在這有著求新求變特性的美髮業界有了立足之地。


   17歲時,我正式成為設計師。除了美髮工作之外,我還會在早上親自帶領店裡二、三十個員工在店外做早操、跑步、唱軍歌,無形中練就了我的膽量和台風。而我本身有著深邃的眼眸、漂亮的臉蛋和高挑的身材的亮眼外型,並會精心的打扮自己;我也很會察言觀色,了解客人的需要,例如:客人進來時本來心情不好或不安,我會在幫他們整理頭髮的同時,主動和他們聊聊。在我的服務之後,客人每每可以光鮮亮麗且心情愉快地走出店門口,對我很滿意。於是,客人們很自然地成為我的活廣告,一直幫我帶新的客人來;而他們也都很喜歡我,幾乎都會再回來找我。就這樣,當地紅牌的設計師,甚至名聲打響整個台灣,還有很多人慕名而來……


   然而,就在我的美髮事業一路長紅的時候,我的身體卻出了問題。由於我每日的工作時間長達12個小時,且一直都是站著的,再加上三餐不正常導致營養不良,這樣的生活長達10年,終於讓我的腰受不了了:無論我是站著、坐著還是躺著,我的腰都非常的痛。我不斷地去看醫生,狀況卻是沒有起色。一直到我去台大醫院就診,醫生告訴了我一個令我感到如同「晴天霹靂」的消息:除非我換工作,不然我的腰不會好。因而如此熱愛工作的我,忍耐兩年之後,終究還是忍痛辭去髮型設計師的工作。


婚姻與用藥


我的父母在我上幼稚園的時候離婚了,「擁有一個完整的家」一直是我的希望。23歲那一年,經由客人介紹,我認識了我的老公。在雙方家長積極撮合之下,認識後短短的三個月內,我們就步上紅毯。剛結婚時,我的老公想要創業,但得不到他父母的支持。我便從我的積蓄拿出一百萬幫助他。而我也在忍了兩年的腰痛職業病後,終於放棄,從光鮮亮麗的髮型設計師變成了每天汗流浹背在工廠做黑手的作業員,到後來公司上軌道後一手包辦大小事的老闆娘。

   就在公司成立的第14年,我和婆婆的關係突然惡化。那一年,我婆婆罹患乳癌而將兩個乳房都手術切除。不知是不是因為失去女人重要象徵的關係,婆婆變得沒有安全感。就從某日我送我公公一條被單之後,我發現婆婆對我的態度有很大的轉變,她開始對我百般的刁難和責罵。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婆婆因為送被單一事懷疑我對我公公有曖昧之情。為了查勤,她甚至一天之中可以到工廠七次!在這種情況下,,我強烈感到自由被剝奪了,便一直向老公反應這件事,並爭取要搬出去住。但我老公拒絕了,因為他認為當兒子的就是應該跟父母住在一起,且始終不願意面對這個問題,任由我婆婆經常找我麻煩和謾罵而置身事外。快要受不了的我,於是每個禮拜天放假時都帶著孩子去看房子,一心只希望能夠搬出去。


  有一天,我老公的朋友告訴他,應該帶我去看精神科吃藥。我老公就真的帶我去看精神科。那位精神科醫生用一台不知道是什麼的機器測試我的手指,並從螢幕觀察反映出來的曲線。醫生看了曲線後就告訴我,我就是怎麼樣怎麼樣之類的,並開了一大堆藥給我。他還告訴我老公:「你的老婆是一輩子的精神病患。」老公居然就相信了。

   吃了藥的我,因為頭暈而無法工作,還會嗜睡。而睡醒後,精神則會變得非常亢奮,外加口乾舌燥,性慾也變得很強。感覺有點像嗑藥的人,吃藥後昏沉,睡醒後又變得非常亢奮的樣子。那段日子裡,只要哪裡有精神科,我老公就帶我去掛門診,家裡放藥的抽屜全部塞滿了精神科藥,包括百憂解和鎮靜劑。甚至有一些可以放鬆的物理治療我都去做過,因為我老公認為花錢可以治好我的都會讓我去做,他就是希望我可以恢復如前。當時,老公真的非常呵護我,百般的對我好,我要去哪裡他都會載我去,甚至辦公室有客人,他都可以將客人拋下而載我出門。


   而由於婆媳問題依然存在,我並沒有打消「搬出去住」的念頭。終於,為了要搬出去住,我採取行動了。我偷偷地去貸款五十萬,開了一家美髮院,結果,卻在半年之內便虧了一百二十萬。老公覺得我很可憐,決定幫助我,於是他出面幫我處理債務,並告訴我他之所以幫我還債,也是因為要謝謝我在當年公司創業時,家人都不支持的情況下,願意拿一百萬出來幫他,還買了一部全新的進口車給他。而他也認為,這回幫我之後,我們之間已經「扯平」了。聽他這樣說,我真不知道是喜是悲。


   與此同時,公司出現了稅金問題。縱然我去跟客戶反應了,卻由於我老公不善於溝通和不當的處理方式,最後還是損失了這位大客戶的訂單。而我老公把這件事通通怪到我頭上,因為他始終記得那位精神科醫生告訴他的話:「你老婆這輩子都不會好了!」所以,他認為一定是因為我發病了亂講話,才搞砸訂單。此時在他眼裡,我已變成一個不定時炸彈了。之後,因為我去溝通和處理,成功地解決工廠搬遷所遇到的土地問題,照理來說應是功不可沒,但我老公也因篤信我的「精神科標籤」而不認為我有任何功勞。我的「精神病」彷彿是我老公和我之間一道無法弭平的裂痕,在不知不覺中逐漸擴大……


   該來的終究會來。就在一個經朋友介紹而去掛號的某大醫院的身心科年輕醫生的診斷和我為了領住院金的想法的共同驅使下,我打算住院。簽下同意書後,我便跟隨這位醫生去頂樓看精神科病房。當時,我看到病房是整個開放式的,床和床之間只隔著毛玻璃。我被這景象嚇著了,馬上衝下樓去找我老公。我告訴我老公絕對不能讓我住在這裡,不然我一定會瘋掉。我請他載我回嘉義娘家,因為長期以來,我已經受不了我婆婆一直找我的麻煩,所以我也無法住婆家。我還說這不是我想過的生活,請他載我回嘉義,而老公順了我的心意。沒想到,就在我回嘉義之後,便聽說老公在我公公面前說了很多我的不是。更甚者,公司新來的女會計,也在我老公面前講了很多我的壞話,還跟我兒子說「你的爸爸很帥」之類的話……我回嘉義住的第二個月,我老公已經不願意跟我吃同一碗冰了,那時,我就知道他變了,可以不怕吃到對方口水而能和他共享食物的人已不再是我,應該是另一個女人。沒錯,他真的外遇了。那時,算起來我已斷斷續續吃了三年的精神科藥了。我不由得想起他對我說的話:「妳是一個精神病患,妳一輩子都是精神病患。」每一個字都狠狠地打擊我的心。


   婚姻出現危機,我決定回婆家。然而,老公不願讓我回去,還對我說:「不行,妳是一個麻煩人物。」經過思索,我得出一個結論:「挽救婚姻的前提,必須是我恢復正常。」我又想:「那我就必須和正常人一樣不依賴藥物。」於是我決定戒藥。上網搜尋後,我找到了台北市光能診所鄭光南醫師的部落格。在線上和鄭醫師聊過之後,我決定上台北接受戒藥的治療。我把所有的精神科藥帶過去,經過鄭醫師的詳細解說,讓我了解這些藥的副作用,對我造成很大的影響,當下我就想馬上斷藥,但鄭醫師告訴我不可以馬上戒斷,要慢慢地減藥,另外,還必須補充身體需要的維他命。當時,我有意圖:我要在一個月內把所有的藥戒掉然後回家。而在我意圖背後的,便是我讀幼稚園時一直希望「自己有一個完整的家」的想法。我告訴自己,我要把藥戒掉,就可以回家跟孩子、先生團聚。
我真的在一個月內把全部的精神科藥都戒掉了。我打電話告訴老公:「我已經把藥都戒掉了,我要回家。」我老公居然還是告訴我:「不行」。我問他為什麼不行,他說就是不行,當時的我就乖乖地聽話不敢回去,畢竟老公還是給了我生活費。也在那時,剛好有朋友介紹,我開始上一些心靈成長的課程。而20歲那年因為和朋友去綠島玩而引發對房仲業興趣的種子,我也決定在這時開始嘗試讓它萌芽。

雖然老公不讓我回家,我可是一心想回去。於是,就在回娘家住了半年後的某一天,知道我狀況的二嬸鼓勵我回家,她告訴我可以告訴我老公,我要回去照顧孩子,我照著二嬸的建議和我老公溝通,真的如願回家了。然而,從那天開始,老公就開始睡客廳了,且去睡客廳後,他還得了皮膚病,怎麼看醫生,就是不會痊癒。此外,每天早上老公看到我就像看到鬼一樣,好像中了邪般地怕我,也都不跟我講話。他也會刻意的閃躲我,或是對我發脾氣,甚至揍我。他的理由是:「瘋子就怕被揍」,我甚至還跑去驗傷。和對待我截然不同的是,他對孩子很好。每個禮拜天,他都會帶孩子出去玩,去吃好吃的餐廳。我雖然回到家,卻像活在另一個世界裡,我覺得好累,心好難受。


因為答應老公要「養」自己的車,我決定重操舊業,回去做髮型設計師。因為太久沒有做美髮,剛開始幫客人染髮的時候,我的手一直抖,幫客人吹頭髮也沒有型。由於太久沒碰這個行業了,我決定重新開始學習新的美髮技術。還好我擅長開發和溝通,我的業績便也慢慢上升了。我的生活很規律,每天早上六點起床,送孩子上學,然後去市場買菜;九點上班,開始我一天的工作。休假時,我則持續去上心靈成長課程。每天我也會回家做晚餐,但我老公每天卻都是11、12點才回來,有時甚至早回家了也要專程出去外面吃,就是不願在家吃飯。那一天外面下著雨,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當我老公又要開車出去吃飯時,我把手張開,用身體擋在他的車子前面。老公知道沒辦法出門了,才下車回房。回到廚房,我問他:「我每天都回來煮飯,你都不回來吃飯,你是什麼意思?你是故意的嗎?你每天都要回來吃飯。」老公被我當下的舉動嚇一跳,但他的表情是笑笑的,並未生氣。從那天開始,他就回家吃飯了。


   回家住之後,我也想回家裡經營的工廠看看,但老公卻不准我進工廠。這家工廠是我跟老公辛苦打拚了17年的成果,而且當初是我拿錢出來跟老公一起創業的,老公能有今天的成就,其實是要感謝我的。然而,老公覺得當初幫我償還一百二十萬的債務,已經與我兩不相欠了。因此他只覺得現在這家工廠就是他的,不容我置喙。這樣和老公形同陌路的人生並非我要的,我是多麼渴望能和老公修補好關係,甚至跪下來求他,但他就是不和我重修於好。在事與願違的狀況下,我明白這不是我要過的生活,決定不要這樣過下去,所以我要求老公:既然不愛我,也要負責,必須給我生活費,並幫我繳車貸。我老公認為錢可以解決的事,他都願意。我也從那時開始正式做房屋仲介的工作,第三個月就賣出了第一棟房子。而在多年後,我也是第一名的房仲銷售專員。

就這樣,我和老公維持著有名無實的婚姻一段時間。這段日子裡,我不斷反問我自己:「我到底要什麼?」終於,我知道我要的是自由,我希望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所以,雖然我老公表示我過我的生活即可,他不會管我,但我和他之間畢竟還是有婚約,婆婆也還是會管我。我覺得這樣不行,心想那就離婚好了。我告訴自己:我是一個值得被愛的人,我可以遇到更好的人。於是,我們寫好雙方同意的條件,辦了離婚手續。


回首


   現在的我,是個業績第一的的房仲銷售專員,仍舊單身,卻也和孩子感情融洽,相處得很好。雖然,目前我還沒有圓了那個擁有幸福完整家庭的兒時美夢,但我過得很快樂。回首過去這些年,真如一場夢,一場從我服用精神科藥便開始經歷的惡夢:那段身為精神病患的日子,那樣拉開抽屜全部是精神科藥的生活,還有毀掉的家……整個過程就是:從婆媳問題引發老公帶我去看精神科吃藥,然後我因吃藥無法工作而請了一位會計代替我,接著這個會計也成了我婚姻的第三者,我和老公因此關係破裂而離婚。追究源頭,其實本來只是藉由溝通就可以解決的婆媳問題,但我老公不想面對婆婆和我之間的衝突,卻用精神科藥代替,加上我也同意……一個家就這樣毀了。其實,我老公也是被社會媒體宣傳的諸如:「要吃藥才會好」、「精神病患需要吃一輩子的藥」等錯誤觀念影響,包括對那位說我「是一輩子的精神病患」的精神科醫生深信不疑,才會如此。


我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就只是想要得到一個完整家庭的愛,卻被精神科藥毀了。走了這麼一遭,我發現精神科藥其實從來無法治癒一個人,它只會讓人越來越嚴重而已。再者,只要和對的醫生配合,逐步戒斷藥物是可行的。一如我的經歷一般,為了讓因為吃了精神科藥告訴我:「你不能回家!」的老公改變想法,我下定決心後,便在一個月內把所有的精神科藥都戒掉了。


由於身為過來人的我真覺得精神科藥簡直是世界非常嚴重的災難,我衷心希望可以讓更多的人看清楚真相,所以我願意把我的故事分享給大家,讓人們不要被精神科藥殘害了。

(感謝AMY小姐分享戒精神科藥物經驗。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立場)

避免身心科醫療糾紛!
全台唯一精神科監督協會

訂閱電子報學習如何保護自己的人權不受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