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學界主張,他們是心理健康和心理「疾病」這個領域唯一的權威。然而,事實證明卻是相反的:

1. 精神科的「失調症」不是醫學疾病。

在醫學裡,存在著嚴格的判定標準,把一種情況稱為疾病:有一群可預測的症狀以及它們的成因,或是對於它們生理現象(作用)的了解必須要被證明且證實。顫抖和發燒是症狀。瘧疾和傷寒是疾病。疾病是由客觀的證據和身體的檢驗來證實其存在。但是,從來沒有任何心理「疾病」曾被醫學證明是存在的。

2. 精神科醫師只在處理心理「失調(disorders)」,而不是被證實的疾病(diseases)。

當主流醫學在處理疾病時,精神病學卻只能處理「失調」。在病因或生理現象未明時,在許多不同病患身上所觀察到的一群症狀,被稱為失調或症候群。哈佛大學醫學系醫學博士葛藍姆倫(Joseph Glenmullen)提到,精神病學「所有的診斷只是症候群(或失調),許多的症狀被假設是相關的,但不是疾病」。就如精神病學榮譽教授,湯瑪士 薩茲(Thomas Szasz)博士所觀察到的,「沒有血液或其他生物學的檢驗可以確認心理疾病的出現與否,不像大部分身體疾病一樣有方法。」

3. 精神病學從未證實任何「心理失調」的成因。

主要的精神病學機構,像是世界精神醫學會(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和美國國家心理健康研究院(US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承認,精神科醫師並不知道任何心理失調的成因或治療法,或是他們的「治療」對病人有什麼特別效果。他們對於診斷和方法只有理論和相衝突的意見,而且缺乏任何科學基礎。就如同以前的一位世界精神醫學會主席所言,「精神科醫師認為他們可以治療心理疾病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未來,心理疾患必須學習和他們的疾病共處。」

4. 心理失調源自大腦「化學失衡」的理論是未被證實的意見,而不是事實。

精神病學的一種流行理論(對於影響精神的藥物銷售是關鍵)說,心理失調是大腦內部某種化學失衡所造成的。就像精神病學的其他理論一樣,沒有生物學或其他證據可以證明。《怪罪大腦》(Blaming the Brain)一書的作者艾略特 華倫斯丁(Elliot Valenstein)博士,代表一大群醫學和生化學的專家說:「目前沒有可用的檢驗,來評估一個活人大腦的化學物質狀態。」

5. 大腦不是生活問題的真正原因。

人們在生活中的確經歷問題和煩擾,它們會造成心理的困擾,有時甚至非常嚴重。但是主張這些困擾是因為無法治療的「大腦疾病」所造成,而且只能藉由危險的藥丸來減輕,這種說法並不誠實、有傷害性而且常常是致命的。這樣的藥物通常比麻醉劑的作用更強,而且會驅使一個人犯下暴力行為或自殺。它們掩蓋了生活中問題的真正原因,而且讓一個人衰弱,結果讓他們沒有機會真正復原以及對未來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