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CCHR?| ●來自總裁的訊息 | ●成就 | ●顧問團 | ●心理健康宣言

 

珍 伊斯蓋特(Jan Eastgate) 國際公民人權委員會總裁
珍 伊斯蓋特(Jan Eastgate)
國際公民人權委員會總裁

現在大部分的人們難以了解精神病學對全世界社會的毀滅性衝擊。
對太多人而言,只有在精神科醫師破壞了他們部份的生活之後才得到教訓。

有些傷害是藉由捏造注意力缺乏過動症 (ADHD),使兒童長期服用興奮劑而導致死亡。也可能是所愛的人被其他青少年槍殺,這些青少年服用會造成暴力的精神科藥物。或是所愛的人在接受過死亡教育或情緒管理課程之後死亡 (1999年的可倫拜高中屠殺案就是一例)。也許是年邁的父母在療養院中因為電擊或服用抗精神病藥物而死亡。也可能是兒童在學校很早就被貼上心理疾病的標籤而長期服用會成癮的精神科藥物,這些比古柯鹼更強的藥物使得這些人之後無法分辨精神科藥物與街頭毒品的不同,而成為不折不扣的毒癮者。

在CCHR,我們不斷賣力地教育你精神科的真相,提供精神科醫師寧可你沒有的資訊。例如:2008 年,美國精神醫學會會長納達 史特蘭 (Nada Stotland)醫師,表示 CCHR「影響我們的立法機關、我們的食品藥物管理局、我們的學校,以及我們的媒體,在幕後推動對精神科藥物的潛在致命作用標上不敢保證的『黑框警告』。」注意史特蘭的看法,對於兒童、青少年和青年人服用抗憂鬱劑時可能會自殺(這個已經由全世界藥物管理單位確定的真相是攸關生死的資訊)的警告是「不敢保證的」。

只有靠提供一切有關精神科治療風險的事實,我們才可能降低受害人數,他們不幸地透過個人悲劇才認識到這個事實。

完全缺乏科學完全缺乏科學

關於精神科,要知道的最重要事情之一就是,完全缺乏科學支持它的診斷或治療系統。拿「收費聖經」《精神失調診斷及統計手冊第四版》(《DSM-IV》)為例。裡面所描述的374個失調症,沒有一個曾經被可觀察的病理學或客觀的檢驗證實過。反而,精神科醫師針對每個心理失調武斷地定義出一組症狀,然後逐一表決其適用性,以便收錄在 DSM 裡面。靠這個系統,如果一個新定義的心理失調在表決中過不了關,它便無法進入 DSM。這個系統是主觀又模稜兩可;它的術語是定義不清或完全未加定義。

儘管有這樣的嚴重基本瑕疵,這個系統仍然被廣泛接受,成為在法庭、監獄和學校中評斷人類行為和判定處理方式的基準。在許多國家,DSM 形成心理健康服務業對保險公司及偽造的「心理健康篩選」收取費用的基準。

藉由將日常生活問題醫學化,精神科用欺騙的方式為數百萬人貼上心理疾病的標籤,而且強迫或說服他們採用影響精神的處方藥物作為他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結果,精神科藥物的消耗量已經逐步上升到全世界現在有一億人服用這些藥物,其中有 2000 萬名兒童。

CCHR 仍然繼續致力於揭開精神科用來包裝其診斷系統和治療的科學神話與炒作。我們與視為己任的醫師和其他專家一起努力,確保政府政策和規定對精神科治療提供最強烈的警告。

我們的工作與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互相吻合,特別是以下部分條文:

  • 「不得對任何人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並有權享受法律的平等保護,不受任何歧視。」
    以及
  • 「父母對其子女應受教育的種類,有優先選擇的權利。」

然而,精神科醫師每天都在違反這些條文。

透過全世界精神科醫師的錯誤診斷、污名化標籤、容易符合強制住院的法律、殘暴且泯滅人性的治療,每天有數千人沒有需要卻落入他們的高壓體系。這個體系展現人權的侵害並且否定個人的天賦人權。

每年有數千名精神科受害者或他們的家人接觸 CCHR 來報告精神科的傷害事件。而這是一長串的粗暴對待:性侵、精神病院殘忍的治療和狀況、醫院詐欺、錯誤監禁、病人死亡甚至謀殺。

許多父母被拒絕有權選擇他們孩子應該要接受哪種教育,被強制餵食孩子改變心智的精神科藥物,或被強迫讓他們的孩子接受強制性、無科學證據支持的心理失調「篩檢」。

然而,經過 CCHR 的努力:

• 美國已經立法禁止對兒童使用電擊和精神外科。
• 義大利的皮蒙特(Piemonte)通過立法禁止在兒童、老人和孕婦身上使用電痙攣療法(ECT)。
• 知情同意治療的法律已經通過,因此降低了遭受ECT的人數。
• 深睡療法 ── 一種藥物與電擊的致命組合 ── 已經被澳洲所禁止,深睡療法在當地至少造成48人死亡。
• 一項美國法律已經立法,禁止強迫兒童服用精神科藥物作為他們教育的必要條件。
• 一些國家已經立法反對使用強制約束的方法。
• 已經立法通過,精神科人員強暴病人要接受刑事法庭的審判。
• 法律判例已經樹立,確保被精神科醫師虐待的病人有權向民事法庭提告,並針對他們已經遭受的精神科治療傷害請求賠償。
• 數千公民已經從非法監禁或違法拘留中被拯救出來,而且病人重獲他們的法定權利和公民權利。

只有透過以下途徑,方可創造心理健康:

• 在平靜氣氛中,以寬容、安全、保障、尊重病患權利為原則,進行有效的精神治療。
• 恢復個人的長處、才能、勝任能力、自信心、穩定性、責任感和精神健康。
• 使用高度訓練、有品格的執業人員,這些人主要致力於他們病人和病人家庭的健康,而不是財務獲利。

這樣的情景和今日精神科的精神治療大相逕庭。精神科沒有產生心理健康,反而產生心理不健康,而且數百萬人的生命被毀了。

在CCHR,我們努力幫助,為心理康復帶來一個建立在人類尊嚴和情理之上的環境。我們努力的結果,已經使得數百萬人避開了精神科治療的摧殘。

歡迎你光臨我們的網站,希望你能利用這個機會,為你所愛的人、你的朋友和你自己確保一個更好的未來。

國際公民人權委員會
總裁

Jan Eastgate

 

 

珍‧伊斯蓋特 (Jan Eastgate )
敬上

珍.伊斯蓋特致力於精神科虐待的調查已有三十餘年。政治人物、律師、心理學家和民權工作者形容她為「永不疲憊的鬥士」以及一位擁有「無比意志力和勇氣,成就非凡」的人。在她的家鄉澳洲,伊斯蓋特女士促使皇家專門調查委員會(最高層級的政府調查)對深睡療法(一種致命的精神科治療,涉及雞尾酒式的強效藥物和電擊)展開調查。結果,政府明令禁止這樣的治療並且賠償了數百名的病人。伊斯蓋特女士在洛杉磯國際CCHR總部工作已經超過十五年。在此期間,伊斯蓋特女士親自主持了對精神病院及精神科狀況的調查和檢視,行動遍及捷克、丹麥、希臘、德國、紐西蘭、南非、蘇俄及美國。

 

繼續閱讀

 

●什麼是CCHR?| ●來自總裁的訊息 | ●成就 | ●顧問團 | ●心理健康宣言